究竟香港目前最逼切要解决的問題是甚麼?稍為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不是逃犯條例修訂案。繼去年全球首宗鼠傳人戊型肝炎後,香港衛生防護中心昨日(五月十四日)公布,香港今年再發現三宗新個案,涉及三名男子,其中一人月初病逝。另一方面,因上水屠房發現從廣東輸港豬隻中有非洲豬瘟病毒,六千五百多頭港豬要因此「陪葬」被鎖毀,但從新聞圖片所見,夾斗車內部分豬屍未入膠袋,暴露於空氣間,豬血橫流,與政府事前宣傳的密封處理根本是兩回事。兩件事都證明,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現任特區政府並沒有汲取二零零三年沙士襲港的慘痛教訓,將行政、立法機關的精力和時間都放在那毫無逼切性的逃犯條例修訂案上。這樣的垃圾政府,民望焉有不拾級下跌之勢。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最新調查顯示,林鄭月娥民望淨值跌至負二十四,無論是評分及支持率都她上任以來新低。其他問責官員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評分跌至三十以下,慘不忍睹。

上述人類感染大鼠戊型肝炎個案,分別涉及一名八十一歲及叧一名六十七歲男子,兩人均為長期病患者,現時情况穩定,毋須入院。至於第三宗個案則是一名七十四歲長期病患男病人,上月底入住屯門醫院,本月四日病逝。三人血液樣本經化驗後證實對大鼠戊型肝炎呈陽性反應。三人住處分別為九龍城,港島及屯門。他們亦自稱未與老鼠接觸,故衛生當局未能確定感染源頭及途徑。而食環署則例牌表示加強滅鼠。不過,以我個人所見,由深水埗到旺角,鼠患程度已到恐怖級別,特別是入夜後可稱之為鼠輩橫行。食環署治鼠無方,又只懂外判清潔工作,前線清潔工人工作條件苛刻、惡劣(我親眼目睹工友坐在街頭,用幾分鐘時間食飯),而垃圾則日日堆積如山,鼠輩在旁覓食。

是否我們的政府拿不出資源去做好些淸潔工作,稍為善待前線清潔工友?當然不是,這個政府坐擁萬億財政儲備,連區區四千元派錢也左拖右拖。一項又一項的大白象豆腐渣工程撥款,立法會已無把關能力,話過就過,而整個市面狀况就愈來愈惡劣,擠逼、骯髒、空氣污染等已令香港淪落至第三世界水平。再看一看我們的公立醫院,以目前的情况,一次大型傳染病襲港,整個公立醫療系統將會全面崩潰,無論輸入多少海外醫生也無濟於事。

除了衛生危機外,當然還有隨時爆發的經濟危機。形像點説,香港現在是UNDER THE VOLCANO,而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不去關注以上問題,反而花時間在逃犯條例修訂案上,而整件事的動機已為大部分市民識穿,不是甚麼防止殺人犯逍遙法外,堵塞法律漏洞,而是要取悦北京主子,為林鄭本人連任舖路。

天災可怕嗎?當然可怕,但仍及不上人禍。二零零三年的沙士本來就是一塲人禍。十六年之後,香港的衞生情况有改善嗎?香港的醫院有改善嗎?沒有,而且還比之前更差。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固然是垃圾,而林鄭月娥則是垃圾中的垃圾。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