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底澳洲騎師連達文展開他在日本的兩個客串期,很多香港馬迷都停留在他在香港客串時候的表現,雞手鴨腳敗走香江,認為他是垃圾騎師;但今次他到日本客串,成績十分理想,更受惠於李慕華停賽,可以執其二攤做替工,上星期更連殺兩場級際賽,特別是他在短時間內已在日本贏出一級賽(上圖),連達文已非當日在香港的「連勝文」,騎功大有進步。

寫到呢度,都要為香港馬圈貼過金,很多在香港馬圈客串和發展過的騎師,離開香港後都有大幅進步;遠的有韋紀力鄧迪,近的有白布朗和上文提過連達文,即使歐洲方面巴米高和巴度都曾來香港客串,回歐後的騎功都有一定幅度的進步。原因是香港馬圈的競爭十分激烈,跑錯半個位都足以令你失卻一場頭馬,很多年輕好手初初來港都要受盡苦頭才可以開始有點成績見人。說實話莫雷拉潘頓在全世界都屬一級騎師的行列,長期和高手對戰會令這些年輕騎師有所進步,當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作賽,騎功自然可以力壓其他同鄉。

君不見有些海外練馬師,訓練年青好手都會要求他們來香港客串進行「武者修行」;其中最出名可算是前香港練馬師大衛希斯,兩個跟他出身的年輕騎師史卓豐和貝力斯,到前後腳來香港發展,除了希斯在香港有大量人脈可以方便這些小將爭取坐騎外,另一件事是希斯深知香港的競賽環境可以令年輕好手有學習和成長的機會,因此亦鼓勵他的門生來港發展;另一個鍾意要求他的門生來港客串的練馬師就是費伯華,一代高手蘇銘倫和紀仁安,都曾經來港客串而且騎功有大幅進步;之後費伯華另一徒弟湛明諾亦曾來港客串,這三位費伯華的門生其後在歐洲的發展不俗,因此一位騎師如可以在香港站穩陣腳,即使我們有時會批評他們的跑法,但當他們離開香港回到祖家,會發現他們的騎功已比其同鄉好得多。

(鹵味男    18/5/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