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問題正逐漸國際化。黃台仰及李東昇今日(六月五日凌晨)出席在柏林德國國會,由德國綠黨安排的六四三十周年硏討會。名曰「六四」硏討會,但真正主題是香港特區政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案,以及一批遭檢控暴動罪而服刑或流亡海外的香港抗爭者的處境。必須首先承認,論政治能量,德國綠黨遠不及基督教民主聯盟(執政黨)或社會民主黨,但從直播畫面所見,出席的德國政界人士並非小貓三四隻,看來歐洲關注香港政治及社會變化確有上升趨勢。與此同時,美國《紐約時報》同日在評論版刋出黃台仰著文:THE DEATH OF HONG KONG AS WE KNOW IT? (「我們熟悉的香港是否歩向死亡?」)黃李兩人近日在國際媒體曝光率急升,大背景是美中貿易戰,但更有必要指出,只要稍具人類良知的政客,對於中國人權嚴重惡化,例如對維族、藏人逼害,宗教打壓等必然極度反感,批評甚至試圖干涉是遲早問題。香港只是個爆發點。

德國對其他地方的人權狀况關注有其歷史因素,而作為非主流政黨的綠黨較其他歐洲建制政黨容易保留理想主義,也毋須太顧慮北京的報復。當然,總理默克爾夫人亦有其外交政治手腕,與美國保持距離,不趕絕華為,同時憑其強大經濟實力與北京談判。君不見黃李二人獲庇護,北京及特區政府對德抗議高高舉起,隨即輕輕放下,不作跟進。

至於黃李在德國國會上的演説及其他表現,雖未臻完美,但英語表達的遣詞用字都相對成熟。是否他們獨力創作並非重點,即使有人協助潤色文句又如何,只要講出他們的主要思想便足夠。更無必要糾纏於口音文法這些無聊問題上。從政治現實角度看,柏林當局亦無可能容許任何流亡人士發表在北京眼中認定的分離主義言論。因此,黃李兩人對記者的提問作簡短謹慎回答是很容易理解的。

黃台仰發言指,北京早前命令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形容通過修訂令「綁架合法化」。從此,特區政府可按北京意旨,任意拘捕港人或外國訪客,引渡到中國受審,港中之間的防火牆拆走,而他本人若回港則可能遭引渡到中國。

黃台仰又指出,梁天琦參選立法會資格遭剝奪,而黃本人創辦的本土民主前線稍後支持的兩位候選人雖當選亦被褫奪議員資格。他要求特區政府立即釋放梁天琦等因參與二零一六年初旺角事件而被判重刑的政治犯。李東昇則形容北京有計劃清洗香港的獨有本土文化及語言。

一個最常見的問題是,德國政客關注香港又如何?他們可以做些甚麼?主導國與國間關係當然是現實政治(REALPOLITIK),但在重要時刻,人類的基本價值也發揮鉅大作用。二戰時納粹德國打遍歐洲無敵手。若僅從現實政治角度考慮,各國根本不應抵抗,但歷史證明太現實有時反而變成不現實。若説認命,中國關門打狗,藏人及維族人早就應認命,但他們仍有同胞在海外四處奔走,對抗極權。

黃台仰説,今次是民主與暴政之間的鬥爭。起碼在目前,我們毋須太考究歐美等西方國家把目光轉移到香港的背後目的。最重要的是,港人首先不要自我放棄。其他的,上天自有安排。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