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晚會完了,林鄭應該相當放心,因為一如所料,整個集會在「安靜和有秩序」地進行,群眾懷著滿足的心情回家,期待下年再來。這個當日被香港人拿來自傲的集會特色,如今已成為建制派的笑柄。

支聯會和它的支持者們很喜歡將「悼念」和「抗爭」作為六四晚會的兩大功能,然後就在「為何要去六四晚會?」這個問題上,將龍門從兩者之間搬來搬去:

當有人問為何悼念六四一定要去維園晚會時,支聯會就會答你因為這是一場對共產黨的示威抗爭,不去維園公開悼念六四就是分散了抗爭力量;但當又有人問到為何年年抗爭「行禮如儀」、一是無成的時候,他們又會說因為這是悼念活動,年年一樣自是相當合理之餘,也不應太計較當中成果。

當又有人問題為何悼念一定要去維園時,他們又會將龍門重新搬回去……

我覺得支聯會及其支持者們用「拜山」來形容六四晚會這個比喻用得真好:你覺得拜山有用、每年拜山的儀式就應一成不變,悼念先人就應該要去拜山才有心,那你每年就去拜過夠。現實就是有人覺得拜山已多舊魚,甚至嘲笑你拜山不科學、自欺欺人,然後你說他們欺師滅祖,大談慎終追遠大中華文化……只能夠說,民主自由中的「和而不同」從來都是騙人的,支聯會就是靠共產黨的一套來統一集體意志。

除「拜山論」,另一個我很喜歡的比喻是「教會論」。為何作為一個基督徒,就一定要透過教會、還要是指定的教會去接觸上帝?為何當教會出現諸如性侵、斂財、親共等藏污納垢的情況時,一眾教徒卻選擇視而不見,或一味自說自話指「教會出問題並不重要、重點是信靠主耶穌,任何人質疑教會、令人不想再番教會,這才是撒旦分裂教會的真正陰謀!」

只要將腐敗的教會換成支聯會,成個觀感就會FIT哂。

很多人強調「支聯會老土、無能不重要,我去六四晚會不代表支持支聯會」,但現實卻是每年集會的人數,都給支聯會作為確立其大台權威的武器。你不滿支聯會?有種你就另起爐灶搞另一壇出來打對頭,到你真的嘗試搞起另一壇時,支聯會卻又指控你分裂六四力量了……

當然,我也不能夠說這些年來香港的民智毫無寸進。至起碼如今再沒有人敢說不去六四晚會等同背叛民主了。數年前飯民支持者如何批鬥五區六四集會,我可是歷歷在目。然後幾年前黃毓民說「不要平反六四」被飯民罵過狗血淋頭,今天由余英時說出口,倒也沒有多少黃屍敢出來駁斥了。

重申一次,我不認為所有去六四晚會的人都是ON9,正如我不會嘲笑所有教徒和拜山人士一樣。我討厭的只是那些將拜山和番教會的神聖性推至極限,然後再批鬥那些不依循他們做法的原教旨主義者們,以及當有人用合理的論據質疑六四晚會價值時,、拒絕接受問題的確存在、只懂氣急敗壞地人身攻擊的飯氓們。

我當然也不排除日後會重新參加六四晚會,就等「平反六四」、「毋忘六四」這些過時、圍爐自High的口號換上「打倒共產黨」、「習近平下台」的一天吧。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