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

百萬行之後的香港有一種令人窒息的翳悶。眼看數百名手無寸鐵的年青人深夜與防暴警察搏鬥,無人施予援手;聽見黃絲呼籲,今年底區議會選舉用選票踢走建制派…彷彿世間的悲劇都是無限LOOP。進入倒數階段的香港還剩下多少時間?老實説,甚麼三罷,甚麼包圍立法會已無興趣評論。幸好深夜有一則醒腦提神新聞刺激一下心情:美國總統特朗普昨日(六月十日)警告習近平,如缺席本月二十八日在大阪舉行的G20峰會,將會向剩餘的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關税。起初還懷疑是否FAKE NEWS,但搜索查證有關錄音訪問後,確定是堅料,即時有一種透心涼的快感。當今世上,能以這種氣派對付習帝,唯有特朗普一人。

按照國際外交禮儀,這樣的「恐嚇」絕非慣例,特別是對中國這類大國。特朗普非正常人,才會口出狂言,但仍經過一定舖排。他在接受CNBC電話訪問時,主題原本是以關税要脅墨西哥禁止非法移民湧入美國,照例自吹自擂,自己如何成功倒塞邊境漏洞。可是話鋒一轉,另一女主持人指,中國外交部昨日不肯確認特習兩人在月底G20峰會上會面。她隨即問,假如特習會未能成事,美國會否立即向剩下的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關税。特朗普很爽快答應:「會」。換言之,這不是他本人直接提出,而是透過記者一問,間接警告北京。

不過,特朗普仍是沿用以往的外交辭令,説自己相信兩人會在G20峰會上會面,又重覆擦鞋套語:「習是偉大人物,強人,很聰明,我與他的關係很好…不過,我們自為其主,他為中國,我為美國,大家當然有不同意見,但相信最終可克服,達成協議。我沒有聽説他會缺席,我亦相信他會來」。但特朗普跟著説,最好的情况是對價值六千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徴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税,在華美國公司遷到越南,甚至最好返回美國設廠。我相信,以上最後一句才是殺著:生產線撤離中國。特朗普另一殺著是:關税用作外交武器。

我們很難從CNBC的報道推敲習帝是否避席月底G20峰會,如果避席,原因為何。回顧習帝近期出訪,身體狀况不算理想,訪問巴黎時步履蹣跚,起座有困難;至上周在莫斯科更差點「仆街」。若健康惡化,在G20這類重要公開場合更易出醜。另一角度是,美方提出的條件北京根本不能做到,現在可做的是拖。缺席峰會也是拖的策略。

綜觀美中貿易戰發展至今,美方完全掌握主導權,以華為為例,一直捱打。中方傳媒強調的三個還擊武器:一)稀土;二)美債;三)禁止美企進入中國市場,全部只聞樓梯響,特別是最易發動的稀土戰,至今仍未有實際行動。稍有常識的人都懷疑,是不為也,還是不能也。只要比較一下美中經濟情况也可發現,美國傳媒即使經常提及貿易戰,但普通美國人根本不受影響;反觀中國,工廠停工,失業率上升,人民幣匯率下跌,貿易戰效果即時顯現。

最重要的是,習帝本人現時的心理狀態如何,是否疑神疑鬼,决策能否理智?香港政策這樣小問題,固然可以感情用事,但貿易戰關乎國家存亡,今時今日用「長征」心態要求國人克服經濟困難,又豈是一個正常領導人的應有行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