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要毀滅一個人,必定令他瘋狂」,這是古希臘悲劇家的警句。特區政府現在是否進入瘋狂狀態?只要看看昨晚(六月十一日)在金鐘地鐵站及附近發生的事情,就可肯定由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喪失理性:大量警員駐守地鐵站,任意搜查市民,特別是年青人隨身背包,並要求出示身分證。一張十多名青年靠牆站立,大批兇神惡煞警員包圍的照片,已向全世界説明這個政權的極度虛怯。更瘋狂的是,警方不問情由走入金鐘一家快餐店搜查食客,已難以用常理解釋。林鄭如此恐慌,何不宣布戒嚴,甚至請求出動解放軍駐守政總及立法會。局勢發展至今,林鄭已將自己押上引渡條例這架戰車上,整件事變成特區政府與港人之間的零和博弈,兩者必有一輸一贏,而且賭注鉅大。將一條引渡條例上升到國家主權層次,不容挑戰,不容妥協,即使站在當權者角度,也難以稱為理性行為。執筆之時,約千人聚集在添馬公園及立法會外留守過夜。預料今天將有大批羣衆湧到金鐘,如林鄭仍堅持以鐵腕手段處理,場面恐怕難以收拾。

回望六月十一日,政治形勢急轉直下。早上林鄭指年青人參與(反引渡條例修訂案),下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預留」六十六小時給修訂案辯論,下周四(六月二十日)表决。前者已預示昨晚到金鐘的年青人將會是警方恫嚇的TARGETS。其潛台詞是認定近年所有較大規模的肢體抗爭行動,主體是香港年青人,因此要以重錘鎮壓。這是繼旺角事件後再一次向年青人宣戰。後者則是向泛民議員表明,QUORUM或拉布已無作用。至此,甚麼二讀或三讀都只是FORMALITY。梁君彥在主子的指令下,連門面功夫也省掉,務必要在七一大周遊之前霸王硬上弓。問題是,修訂案強行通過,民意的反彈會隨之而結束嗎?

管治作風去到如斯橫蠻無理,問題已不再是引渡條例本身,而是政府蓄意羞辱港人,與全民為敵。北京或許從港人二十多年來的鵪鶉表現,斷定只要施加強大壓力,瓦解港人剩餘的抗爭意志後,必如中國人般臣服。可是北京忘記了,香港畢竟仍擁有開放社會的INFRASTRUCTURE。特區政府不能審查網上言論或照片。舉例説,一名高級警務人員在鏡頭神氣十足地説:「我們在陽光下辦事」,忽然轉身問「邊個搞我後面(後欄?)」,然後發現後面只有自己的同僚。像這樣滑稽、尷尬,破壞警察形象的畫面,在中國早已刪掉,但在香港就永遠留存,供市民調侃。

更有甚者,市民憤怒大規模擴散後,抗爭方式的思考空前多元化,一旦實行,不論成功與否,特區政府都會疲於應付。跳出了和理非非的框框,全方位不合作運動的空間就變得廣闊。短期內,包圍立法會是局勢變化關鍵。二零一四年,警方施放催淚彈,佔領運動遍地開花。二零一九年,警方無論裝備、戰術、訓練已不可同日而語,甚至有長槍、水砲車、聲波砲等大殺傷力武器,而抗爭者則大部分是赤手空拳的年青人,甚至是素人。表面上,雙方實力懸殊。問題是,這次參與者數量將會較一四年那次還要多。此外,歐美政府亦會密切留意特區政府的反應。如特區政府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武力鎮壓示威者,出現傷亡,主事者日後亦會付出沉重代價。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