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

深夜最新消息:美國白宮顧問KELLYANNE CONWAY昨日(六月十二日)表示,特朗普「可能」在月底G20峰會向習近平提及香港反引渡法抗議。另外,特朗普在會見波蘭總統時亦説,有信心港中之間在引渡法方面的不同意見最終得以解决。較早前,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肯納均表明反對引渡法,並計劃動議國會重新審視香港的所謂「高度自治」。香港問題無可避免地國際化。問題是,一旦引渡法修訂後,美國會如何出招徵罰香港,其中最可能是經濟方面。因此,目前的示威、佔領只是「前菜」,主菜是下半年的香港經濟。民憤再加上經濟蕭條,林鄭月娥再好打,也難逃一劫。看她昨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聲涙俱下之餘,還要搬丈夫、兒子出來看自己解脱。但談到為何甘冒香港史上最大民憤仍硬推引渡法,竟然説不出一個所以然,就知此人已是窮途末路。因此,港人的訴求已不應止於撤回修訂案,而是林鄭立即下台,平息民憤。

説這是空前民憤,是因為六月十二日香港警察向示威的市民開了槍。二零一四九月二十八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爆發佔領運動,我在中環眼見警員用長槍瞄準示威者,距離不足二十呎。至今揮之不去的疑問是當時槍內的子彈是實彈還是橡膠子彈,如果有示威者因此遭擊斃,香港歷史會如何改寫。過了五年,689變成777,這一槍竟然真的開了,有人重傷。五年前施放催淚彈及準備開槍還遮遮掩掩,無人認頭;今次由警務處長盧偉聰親自孭飛,指示威者有削尖鐵枝(但卻沒有拿出證據證明示威者曾使用襲撃警員),定性示威衝撃為「騷亂」(遲些可能是「暴動」),因此開槍。繼早上聲淚俱下的表演後,林鄭昨晚亦補飛,強烈譴責示威者暴力行為。兩人的説話都傳達一個共同訊息:不會為開槍感到內疚,不會反省高壓統治是導致民憤的原因,繼續以香港年青人為敵。

現在林鄭是色厲內荏。她的管治團隊去了哪裏?為何昨天問責官員沒有一字排開,在林鄭背後,表明支持鐵腕鎮壓,要由她孤家寡人接受電視訪問。老油條張建宗的呼籲更是和稀泥。今次引渡法修訂成敗的責任都她一人承擔。以中國三千年帝王之術,習帝可以明天一個U-TURN,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讓林鄭做代罪羔羊,張建宗取而代之。我當然認為這個可能性極低,但林鄭午夜夢迴,也可能如此夢魘。看她的樣子,這幾晚睡得不安寧。

林鄭月娥是賣港賊。九七以來,三位行政長官董曾梁均是垃圾,但論出賣港人利益討北京歡心,她比誰人都做得更過分。不談政治,這幾年香港的房屋、交通、醫療、教育有哪一樣不是徹底沉淪?最恐恐的是,她自恃有習帝撐腰,對外界批評往往顯出一種不可一世的傲慢態度。即使沒有引渡條例修訂案,已經令人極為討厭。修訂案只不過是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寫到這裏,看見《香港01》的報道,對於近日示威,政府內部總結是:有人想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絕不退讓。這個「總結」大概是林鄭的個人想法,即是千錯萬錯都不是她的錯。看來,這一舖,她是會死撑到底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