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時,腦海忽然閃起一個影像:柒娥(及其家人)有一日尋求政治庇護,那當然不會是德國吧。這當然不會在現實發生。將會發生的是,周日(六月十六日)的遊行,估計亦是百萬行。問題是,行完後有甚麼事會發生?例如佔領立法會?其實,六一二開槍後,港人憤怒情緒高漲,大規模人羣聚集,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若柒娥肯重返理性,應當機立斷,撤回方案,並鄭重向市民道歉,暫時緩和情緒(我強調是「暫時」)。當然,北京上頭會乘機將她祭旗,但總好過獨自面對百萬港人。我説「獨自」是有根據的。君不見,這兩天以來,只有她一個人同警務處長盧偉聰講「暴動」,但盧畢竟不是問責官員,級數未夠。何以大波驊、比加超全部失踪。炒樓王張建宗這幾天沒有和柒娥同場出現,而且口徑不一致,大概籌備隨時跳船。如果特區政府上下一心,誓要與香港主流民意硬碰一次,就應在周六前舉行一次特首及問策官員暨行政會議成員加三名前任行政長官,一字排開企在柒娥後面,全力支持修例。沒有這個鏡頭的話,很多事情就值得推敲。

炒樓王唔打得,但閃得,卸鑊能力最高。他昨天説,定性「暴動」及開槍决定,港府高層沒參與。他的「港府高層」定義很奇怪,盧非問責官員,勉強可説非高層,可是柒娥怎麼説也不是低層啊。看來以老油條的多年經驗,斷定六一二是一隻鑊,一隻非常大的鑊。柒娥一直都看不起此人。他此次賭中的話,可取柒娥而代之(當然只是柒娥的剩餘任期);賭輸的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這官僚理性思考的典範。相反,柒娥的注碼實在太大,蠃了貴為國家領導人,輸了身家仕途一舖清袋。這種賭法從來都不是炒樓王那杯茶。

至於北京方面,必然要兩手準備。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訪問時指,修例非北京指示。坊間對他這番話大造文章。但想深一層,劉曉明沒有可能公開説北京指示。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但也不能自己拆招牌。不過,到關鍵時刻放棄柒娥也非無可能,原因是香港問題國際化。試想,習帝參加G20峰會,特朗普在鏡頭面前問及香港百萬人上街事宜,即使有師爺度定MODEL ANSWER,以全國最大小學生的急才和應對能力,也會是十分尶尬的場面。

這也牽涉到另一關鍵問題:究竟有沒有六月二十六日通過修訂案這條死線?看來,這條死線現在已無甚意義,除非是鬥氣。習帝現在最關心的是那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的百分之二十五關税,直接影響中國經濟。反之,香港問題一旦與美中貿易戰,特別是關税問題糾纏一起,處理起來更頭痛。

孰急孰緩,優先次序,至此一目了然。可以想像,到了必要關頭,揮淚斬馬謖也未嘗不可。這一點,炒樓王,大波驊,比加超都看得到,唯獨是柒娥MISS了。何解?答曰:只因八個字:「志不舉易,事不避難」。

最後一點是面對數十萬羣衆,那區區數萬警力起不了丁點作用。那麼出動解放軍又如何?我倒覺得在G20峰會同時,香港金融區由解放軍駐守,那將會是十分有趣的場景。不知讀者諸君會否同意?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