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湯家驊、田北辰、蔣麗芸、陳智思等轉口風,「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取消集會,種種跡象彷彿暗示林鄭快將成為中共棄卒,逃犯條例修訂或有可能被暫緩。

然而,作為抗爭者,有一點必須銘記:港共政權的魔警在六月十二日下午對準手無寸鐵的抗爭者的頭部多次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蓄意殺害抗爭者!

暫緩又如何?暫緩不是撤回,日後仍有機會捲土重來。

就算真的撤回,港共難以洗去自身罪孽。網上流傳有女抗爭者在過程中受傷,因而流產。有教師中槍致盲。有「夏慤道媽媽」聲淚俱下勸魔警收手竟被近距離施以「行刑式」槍擊。有六十歲伯伯因指罵魔警肚皮中槍倒地。有記者被刻意槍擊惹得外國記者都要大叫「You shoot the press」。還有很多很多……敢問這一連串血賬怎麼算法!

可惜香港沒死刑,否則這批犯了反人道罪的魔警一定要判死,方可平息有良知的港人的心頭之恨。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中共及其傀儡大吹暫緩風,就是要淡化魔警開槍射殺香港人的事實!我們決不可讓其得逞!我們必須把港共魔警開槍殺人的真相向國際更多的人訴說!港共是一個殺人政府!屠夫政權!「六一二事件」就是「六四慘案」在香港的重演!暫緩又好,撤回又好,都難堵悠悠眾口。

更何況,魔警仍在瘋狂拘捕涉事學生告以暴動罪,教育局垃圾楊潤雄利用政治壓力迫逼各中小學不准罷工罷課,盧偉聰甚至厚顏無恥說:「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是低殺傷力武器 (人權監察指,布袋彈及橡膠子彈如近距離射中要害,是可以致命的)」、「自己對記者最客氣」,他們有絲毫悔意嗎?沒有!一點也沒有!所以,奉勸各位,勿沉迷階段性勝利,一見到撤回就欣喜若狂,除非:

(1) 馬上釋放被捕人士,為「暴動」的錯誤定性正名;

(2) 就魔警當日濫暴作公開道歉,成立特別小組調查開槍決定的來龍去脈;

(3) 送中三人組、盧偉聰、楊潤雄、張建宗集體引咎辭職;

否則抗爭到底,寸步不讓!

「六一六大遊行」的意義只有一個:聲討蓄意殺害香港人的邪惡暴虐政府!聲討一眾屠夫!

五年前雨傘革命,八十七枚催淚彈,已夠駭人聽聞。今天,一百五十枚催淚彈,足足多了一倍,撇開蓄意射殺不論,警察濫用暴力達至毫無節制的程度,是不是值得大眾聲討?值得予以約束?監警會又是不是形同虛設?

有網民說:

「撤修例之後,社會變返平靜 (諗下廿三條遊行、雨革之後係點?冇咩大動作,除咗瘋狂政治檢控)。

西方列強失去利用香港打柒中國嘅借口 (鋪天蓋地得個「外科口罩後生仔 vs 持槍黑警」,爆頭、吐血嘅相係好震撼嘅),中國係五至十年內做好背景工作,然後再搞多一單。香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正式玩完。」

的而且確,魔警五年時間就已經多了水炮車等大殺傷力武器,且懂得控制佔領局面,兼訓練到向抗爭者頭部開槍都不怕。如果撤回修例而情況維持不變,日後恐怕連和平示威都要演變成血腥屠城。

適逢現在德國出聲、美國國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甚囂塵上、前宗主國英國亦對事件表示關注,我們一定要把握今次難得的機會,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故此,不妨在「六一六大遊行」中多展示記有魔警猙獰嘴臉、抗爭者慘遭傷害的照片,讓港共的醜行公諸於世!

最後,奉勸各位:

a. 勿以為強推修例是林鄭一人主意,中共對港政策從來是自上而下一支竹竿直插到底。習近平一定知情。

b. 六一二當日有無中國軍警混入冒充港共警察是無關宏旨的。重點是港共警隊蓄意開槍殺人,而警隊作為港共國家機器一部份,港共又是中共的傀儡政府,則蓄意開槍殺人乃中共港共聯合犯罪。

c. 不要只爭取「林鄭下台」,林鄭走了,還有林鄭 2.0、3.0……

d. 要談判對話、理性溝通,港共必須先撤回修例,並滿足上述 (1)、(2)、(3) 條件,不然,無從談起。

e. 不要下跪哀求,自貶身價,要跪就一眾狗官及魔警向香港人跪。

難得泛民和勇武本土派漸生諒解 (吳志森最近向勇武本土派懺悔),七十後向九十後、零零後認錯,就讓各方有生力量集結,向殺人政府作出最大的聲討!最大的控訴!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