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一六逾二百萬人遊行是林鄭月娥送給剛過六十六歲生日的習近平的賀禮。美國國務卿逢佩奧同日表明,總統特朗普將在G2O峰會上與習近平討論香港的反引渡法大規模抗議活動。在大阪的G20峰會本月二十七日舉行,距今十日。面對港人的空前憤怒,林鄭月娥的妥協竟是擠牙膏式的:六月十五日是「暫緩」引渡法修訂法;至昨夜,政府出新聞稿説行政長官向市民「道歉」,欲完全沒有提及林鄭本人的政治責任。對於一)下台,二)撤回修訂案,三)停止逼害示威者等大遊行訴求更全無回應。北京不肯或不敢當機立斷,揮淚斬馬謖,香港大規模抗議持續成為國際媒體頭條,到月尾G20峰會,習近平出席就畀人玩殘;不去,關税戰惡化。林鄭因其本人的性格缺憾,導致國際媒體聚焦引渡法及香港抗議活動,更令她本人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港人最痛恨的人。一旦習近平决定止蝕放棄她,我懷疑她連能否留在香港過退休生活都成疑問。

去年十月,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林鄭月娥與習近平比肩同行,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八個月後,她變成政治喪屍,不單止自己冇運行,連她身邊的人都可能隨時中招。此刻的特區政府高層相信已處於極度混亂狀態。他們心裹盤算著的不是如何渡過這場空前政治危機,而是如何與林鄭切割,如何跳船。可是,警務處長盧偉聰卻注定要與她陪葬。至於林鄭,外人可以想像她現時由高處跌至低點的心理狀態:失眠、自閉、恐懼。連一個虛假的道歉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是透過一份毫無誠意、言辭低劣的書面聲明作回應,可以想像她已無法面對群衆。你可以避一日,但你可以避一世嗎?
回顧過去一星期,整個香港抗爭運動起了質的變化。轉捩點是上周日凌晨那場衝擊。民陣深夜前宣布遊行結束,剩下一班年青示威者對政府宣布如期二讀的憤慨以衝擊形式顯示,和理非非派條件反射式切割已變得軟弱無力;繼而有警員開槍射擊示威者及稍後的瘋狂圍捕,則將中立甚至政治冷感的港人拉向反抗運動;至六月十五日,梁凌杰先生在太古廣場以激烈方式明志,反對惡法及官方定性抗爭為「暴動」,其黃雨衣外寫有「林鄭殺港,黑警冷血」,結果墮下身亡。香港抗爭運動的第一滴血是第二重要轉捩點。至此,不肯悔改的林鄭徹底成為港人頭號公敵。

執筆至此,歷史又再重複,民陣散BAND,一班示威者仍留守金鐘一帶。警方會如以往般瘋狂打壓示威者嗎?如果歷史重演,則林鄭的收場只會更悲慘。不過,大量示威者堅持留守更顯示,所謂「大台」對年青示威者的影響力愈來愈弱。民陣最初號召今日三罷,稍後又以惡法暫缓而取消三罷,最後又因群衆不滿而恢復,表面辯説是「資訊混亂」,實則是妥協心態與泛民如出一轍。只不過因為今次年青抗爭者付出極為沉重代價,感動港人,民陣不得不在壓力下屈服。長此下去,民陣的「領導」能力必定備受質疑。

今次反惡法運動之質變,並非指遊行人數創新高的量變,而在於一批不屬於任何政治組織,無名無姓的年青人以赤手空拳,站在抗爭最前線。是他們打出了這遍新天地。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