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任何稍有常識的人,看完林鄭月娥昨天(六月十八日)的所謂「道歉」都知道,這只不過是緩兵之計。她在記者多番追問下,始終不肯説出「撤回」,並非坊間部分意見所指的面子問題,而是靜待時機,重新啟動引渡條例修訂案立法。她畢竟不是演藝界出身,「道歉」演技難與許志安相比。誰人都看得出,一向心高氣傲的她心不甘,情不願,內心抗拒,連一個鞠躬謝罪也欠奉。現時港人一鼓作氣,再加上有國際大環境配合,北京及特區政府暫時難攖其鋒,稍作戰略性退卻。以習近平的性格,這是奇恥大辱,但礙於月底G20峰會,不得不亢龍有悔。一旦與特朗普達成貿易協議,美中關係稍為緩和,便會回頭處理香港問題。或可稱之為「秋後算賬」,而且會比以前更辣更狠。香港抗爭者亦不應相信「血債票債」的説法。經歷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無理DQ後,任何人仍相信香港有公平選舉,立法會可監察、制衡政府都是豬,值得被劏。香港前途在於街頭抗爭,不在議會。

再過五個月便是區議會選舉。有人認為,以目前的社會氣氛,建制派會大敗。似乎連建制派也有此想法。於是便有工聯會議員麥美娟怒插林鄭的傳言。據《東周刋》報道,林鄭上周六宣布暫緩修訂案前會見建制派,席間麥美娟爆粗,大駡「仆街」。報道又説,林鄭辯稱係(政府)工作做唔夠好,麥即時扯火,反駁「唔好賴解説工作,一開始特區政府就低估政治形勢,我啲兄弟落去解説日日畀人𨳒!仆街,你試下落區日日畀人𨳒呀!」林鄭一臉錯愕(可能她很少聽過同性當面爆粗)。

若看過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日前在金鐘遭群衆包圍指駡的網上短片,當知麥所言非虛。不過由此推斷建制派在區議會,甚至立法會選舉大敗則是一廂情願。二零一四年一役不會重演,原因很簡單:新移民改變選民結構,北京熟習選舉操作,特區政府縱容種票、配票、造票。最後必殺技是DQ。有了這些絕招,即使社會氣氛有任何變化,建制基本盤穩如泰山。鉛水咁大鑊,新移民物照投番民建聯、工聯會。麥美娟的投訴僅屬抱怨地區工作困難所帶來的精神壓力,而非票倉失火。

要估算林鄭及特區政府未來動態,要看的不是本地政治,而是國際形勢。特朗普昨天推特短訊透露,「與習主席進行了很好的電話對談。我們(美中)下周將在大阪G20有廣泛會談。雙方代表也會在我和習主席會面前作準備會議。」換言之,較早前美國傳媒對習是否出席G20的疑問一掃而空。另一方面,習明日首次國事訪問平壤,動機明顯不過,就是宣示中朝友好,向美示威。若説以朝制美則是有點誇張,但若金正恩肯當北京的爛頭卒,牽制美國,特朗普亦不易應付。

習的如意算盤大概為:在外貿方面稍作讓步,又打北韓牌雙管齊下。達成協議後抽身回頭對付港人。二零零三年大遊行,成功「暫緩」二十三條,但北京總結事件,不是自省對港政策失誤,而是「香港的事要管」。港人不要幻想習近平會超越這種思維方式。他只會變本加厲,懲罰港人,問題只在於找到適合時機。我敢預測,假如民氣稍弱,再而衰,三而竭,秋後算賬即在八月展開。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