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引渡條例修定案運動如何走下去?香港抗爭運動如何走下去?這邊廂六大専院校學生聯合發出最後通牒,要求特區政府今日(六月二十日)五時前明確回應市民四大訴求,否則升級抗爭行動;另一邊廂民陣「暫緩」遊行抗爭,直至七一,即G20峰會結束後才再次出動。團體、個別人士之間的不協調,步伐差異,甚至內閧是所有大型抗爭運動一旦曠日持久的經典場面。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早有前科。長期觀察泛民及民陣行為模式和思維方式的朋友對於現時狀况當然不會詫異。泛民現在盤算的如何收割大遊行成果,民陣作為其分支組織,怎會ROCK THE BOAT?試問局面徹底改變,政治版圖重劃,像梁天琦般的人物與楊岳橋式的政客平分春色,甚至取而代之,又豈是泛民所樂見。民陣的真正AGENDA是收韁、降温,到七一遊行人數低於二百萬,然後辯稱民氣減弱,民主運動需深耕細作,正路不是硬踫,而是到區議會選舉時踢走保皇黨。真的是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嗎?如今鋪港人仍然受騙,那就是自作孽,不要怨天尤人。

情况真的是那麼悲觀嗎?那倒不一定。今次是一國兩制結構性矛盾總爆發,再配合國際大環境,才令陷於谷底的香港抗爭運動死灰復燃。矛盾不解决,反抗情緒必然持續。作為政治分析,最重要是看清形勢。現時特區政府的WEAKEST LINK是警務人員,特別是前線。四個警務人員協會集體在昨天早上會見警務處長盧偉聰,強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在六一二執法問題。換言之,警方在六一二執法有極大問題,當中最嚴重的是下令開槍的决策過程。這個屎塔蓋揭開,必然臭氣薰天。警員也深知,若查出任何政治及刑事責任,必然往下推。四個協會如斯緊急約見一哥,就是要防止出現以上情况。好彩的是,六一二當天沒有示威者當場死亡,否則局面難以挽回。

特區政府要力保六一二所有警員,以防「兵變」。暗角打人七名黑警及朱經緯等入獄已令警察醖釀強烈不滿情緒。若再有警員因六一二定罪入獄,恐怕會重演類似七七年警廉衝突的危機。從警員的角度看,他們是被特區政府,特別是林鄭月娥及一哥擺上台,成為政治犧牲品。因此,在五項訴求中,以「追究開槍及過度使用武力責任」最有政治效果。

國際大環境方面,習近平忙於應付貿易戰,即使如何不願意,仍要放下身段,走訪平壤,拉攏北韓抗衡美國。若在月底前香港出現大型鎮壓,例如派出解放軍(事實上LOGISTICS方面亦不可能),中國必遭西方陣營全面抵制。再者,中國經濟經不起關税戰升級。特朗普是醒目之人,他不會以香港作為談判重心,但卻看清楚香港在美中貿易戰中的重要角色。中國外交部連番「警告」美國國會不要透過立法干涉香港背後的含義,怎會逃得過他及談判團隊的法眼。

經過這麼多年,港人若對泛民及民陣仍存有幻想,那是自討苦吃。擺在眼前的是六月二十日至二十八日這個WINDOW,有良機不取而顧左右而言他,如果不是蠢,那就是蓄意賣港。

今日港人的最急切任務是,認清誰是真正的賣港賊。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