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要向各位讀者致歉,港難當前實在提不起心情寫作,只有向尤達老總申請「偷懶」一期以「開天窗」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

今個星期看見這麼多的「義士」前仆後繼去和港共政權以死相博,更有「烈士」以身殉道以求喚醒群眾,除了痛心之外還是痛心。寫到這兒,我就想起了一位香港著名的馬主田北俊先生。

田北俊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政治事件,就是2003年二十三條立法一役陣前倒戈拉倒惡法,現在想起來他除了拉倒惡法外更有更深的一重意義。回想起當時自71大遊行五十萬人上街之後,泛民建制陣營對立嚴重,當時泛民主派更在二十三條表決當日動員群眾包圍立法會;而特首董建華就一如今時今日的柒婆,以建制派在立法會陣營佔大多數強行闖關。

如最後廿三條通過,當時的社會氣氛肯定群眾不理會「大台」的指揮衝入立法會,除了佔路之外,衝了入立法會後肯定會把支持廿三條議員當場「先打鑊金」情況肯定失控;到時警察必須要用壓倒性武力鎮壓群眾,胡椒噴霧和催淚彈必然會提早登場。

幸好田北俊當時陣前倒戈,除了成功對抗惡法外,更甚的是是避免了一場群眾與警察(2003年的警察尚算溫和,未到黑警的級數)的衝突做成生靈塗炭,到今時今日廿三條都未能重新立法,田北俊在香港歷史應會有極高的評價。

田北俊可算是一位樂天知命的有錢人,成日買貴馬但成績未如理想卻沒有一句怨言,他時常指出買馬是需要運氣,俾錢買唔到好馬只是運氣的問題,並沒有怪責任何人;因此田北俊有九成以上的賽駒是放在大摩馬房,即使成績唔好都沒有責怪大摩。幸好最近其女兒名下的「忠心武士」兩出兩捷,大摩對此駒評價極高,希望此駒生生性性,為田北俊這位良心馬主多交成績,順帶一提,田北俊今次「逃犯條例」修訂亦積極發聲希望政府收回;雖然他立場比較親建制,但始終還是一個有良心的好人,好人應該有好報。

 

(鹵味男  21/6/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