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梁栢賢

今時今日香港價值混亂,是非顛倒,本來是一些理論上應是人所共知的道理,卻要花時間再説一遍。例如:甚麼是專業,甚麼是専業操守。簡單的道理是:醫院是醫治病人的地方,不是法院;醫生、護士的職責是救死扶傷,不是緝捕罪犯。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梁栢賢昨日(六月二十日)證實,一名參加六月十二日金鐘反引渡條例修訂案的示威者因受傷到港安醫院(私立)急症室求診,院方拒絕治療,並轉介他到仁濟醫院(公立)求醫。原來港安醫院亦同時報警,警方稍後在仁濟醫院拘捕該名傷者。有缐新聞引述港安醫院回應稱:「不會治療因犯罪活動而受傷的病人」。港安醫院慿甚麼判斷該名示威者犯了罪?是否參加了遊行便是罪犯?示威者可能是被警察無理毆打受傷,犯罪的可能是後者。拒絕提供急症服務,意味該院自以為是法院;報案,則意味該院自以為是警方的最佳拍檔。很抱歉,港安的醫護人員不會因此獲頒好市民獎。公衆只會質疑他們敗壞專業操守。

港安有另一回應版本。該院醫務總監陳龍威在回答《香港01》記者查詢時説,自己正在外國渡假,
不清楚事件來龍去脈,但表示該院急症室未達到處理車禍及斬人等個案的水平,又稱這類個案牽涉法律問題。很明顯,這位醫務總監在砌詞狡辯。請記著,這是「急症室」。處理病人與否應只在於個案嚴重程度是否超越駐診醫護人員能力,而非個案性質及肇因。以上的回應中,「牽涉法律問題」才是真正答案。身為醫護,怕楋屎上身而拒診已是失德。至於報警令示威者被捕,該院醫護是以醫學知識作為判斷示威者為嫌疑犯。那是誤用專業知識。如果是因為政治立場而報警,那就是篤𣁽。

醫護人員可否因政治原因拒絕醫治傷者?神職人員可否聽了信衆告解後報串?每位執業醫護都背過「希波克拉底誓詞」:「我不會用醫學知識去做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的事情,即使受到威嚇。我莊嚴、自主地、光榮地作出承諾」。廣安忘記了這個初心。

繼黑警後,香港還有黑醫和黑護。究竟我們做錯甚麼事,淪落至此?

一場引渡條例修訂案風波將不同専業醜惡一面暴露於港人面前。警察不是執法,保護市民,而且濫權濫捕,威嚇市民。至開槍、到醫院拘捕示威者,整個警隊已陷於瘋狂狀態。期間竟有院方配合,幸有正義感醫務人員不值其所為而向立法會議員陳沛然醫生投訴,整件事才得以曝光。但起初醫管局還想逃避責任。不認不認還須認,現在發現資訊系統中不單止有「漏洞」,讓警方可窺探病人私隱,而且有醫護主動配合打壓市民。可以懷疑,若無陳沛然醫生揭發,醫管局高層還會隠瞞事件。

一個引渡條例修訂案立法撕裂香港社會。林鄭月娥當然難辭其咎,一萬個道歉也無法補償。但想深一層,問題又豈限於警隊、醫護。地鐵沙中線工程嚴重失誤,工程界何嘗有清流之議。無非是因為怕得罪權貴,惹禍上身。新聞界也好不了多少,自我審查俯拾即是。事實是,香港差不多所有專業在九七後相繼陷落,與中國接軌。一個城市的墮落,専業操守的墮落就是最佳指標。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