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我不會感歎,不會哀號,不會説一些悲觀的話,為的是不要讓抑鬱絕望的情緒在社會上擴散下去。梁凌杰先生、盧曉欣同學、ZHITA WU小姐三位香港市民先後以死明志反對惡法。我們絕不希望再有第四位。今天是七一,下午將會有一場非常壯觀的大遊行,向林匪鄭月娥及一衆特區狗官宣示港人的憤怒。我在此呼籲,《癲狗》讀者及MYRADIO聽衆務必參與今天的大遊行,強烈譴責特區政府挑起世代戰爭,詛咒林匪鄭月娥及一衆狗官落地獄。與此同時,每一位市民的參與都會讓死者的靈魂得到安息,也要令世界各國知道,這場戰爭香港人不能輸掉,也不會輸掉。

所謂「世代戰爭」是特區政府的主觀意圖,皆因自二零一六年旺角事件開始,當權者便以「暴動」之名,製造一批又一批年輕政治犯,實質上向本地靑年宣戰。看了昨日(六月三十日)一班藍絲廢老暴徒在金鐘搗亂,欺壓甚至隨意毆打路過年青人,又再增添這種世代戰爭的錯覺。凡是五十歲以上都是藍絲,都支持警察濫用暴力嗎?當然不是。只要分析一下近期反惡法大遊行的人士種類,就知道這是一場跨階層、跨年齡層的大型社會抗暴運動。不過,無可否認,近年本地青少年站在抵抗暴政的最前線。特區政府觀察到這種社會趨勢,以為重判梁天琦等人,就可以令其他年青人卻步。六月九日深夜衝擊立法會一役,一班狗官跌碎了眼鏡。

可以肯定,林匪鄭月娥在北京的指令下,不會使出懷柔政策,緩和社會對立情緒。相反,只要待社會運動稍稍退潮後,高壓打擊手段便會出籠,較之前還要重手,可比擬八九年六四後中共整頓高校的規模。據我所知,部分大學及中學教職員對此已有預感,計劃提供輔導及其他支援措施,協助情緒出現波動的學生。

特區政府挑起這場世代戰爭,代價是社會嚴重撕裂,不復修補。家庭、朋友因政見不合吵㗎收塲,老死不相往來;老牌歌手出席撑警活動,追隨多年的歌迷公開砸碎珍藏唱片;正義感較強藝人只因説幾句公道話,生計遭全面打擊。現在香港人都被迫,或自覺地要宣示政治立場,是名符其實的「政治化」。二十年前的香港不是這樣的。

從上述的現象可以推敲到:撤銷「暴動」定性及調查六一二事件(特別是開槍射擊示威者及包圍中信大廈)是關鍵所在。撤銷「暴動」定性,意味示威者定罪重判機會減低;調查六一二事件,警方濫權、濫捕罪行將可公諸於世(美國《紐約時報》設專頁記錄、分析香港警察相關行為及表現。香港問題國際化又一例證)。説易行難,林匪鄭月娥日前私會權貴,表明拒絕兩項要求。背後原因是恐懼「兵變」。事實上,林匪鄭月娥龜縮十日,政府公布的一張新聞相片,四個警察協會「約見」她,已有「逼宮」意味,間接警告她不能追查六一二事件。

文首説不能悲觀,不是純粹主觀願望,而是有一定客觀基礎的。特區政府分崩離析。各人準備跳船,張匪建宗的語氣也不同於林匪鄭月娥;此外,國際輿論也是一面倒支持港人。特區政府現在處於弱勢,一味拖字訣,打消耗戰,企圖拖跨抗暴運動。對抗這種策略的方法是,盡快將抗爭升級,不讓林匪鄭月娥有喘息機會。只有這樣做,才不會辜負幾位殉道先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