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九日下午再有一名烈士為港殉身,21 歲少女、教育大學音樂系學生盧曉欣於粉嶺嘉福邨福泰樓高處跳下,當場慘死。

死者在 24 樓梯間牆壁上用紅筆寫有「反送中」三字,以及一封近一百字「致香港人」的信,全文如下:

「致香港人: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林鄭下台,嚴懲警方,本人但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讀來教人動容。

曉欣為何要死?只要細味信中內容,即可見出端倪。

「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此即表示她最近看見一些同路人變節,而且為數不少。

的而且確,自六一六二百萬人上街,換不到港共答應訴求,部份人已心感疲乏,覺得無希望了,再遊行也沒意思。

六二一包圍警總,親共媒體如 TVB 故意塑造被圍者的悲情形象,年青抗爭者沒阻擋救護車被扭曲成有,在立場溫和、對政府只有些微反感的中老年人眼中,年青抗爭者的形象被大打折扣。

包圍稅務大樓、入境處,儘管迫於無奈、事後也有「唔好意思行動」解釋,許多視返工交稅如命的中產,仍舊看不過眼,大放「你地爭取表達係啱,但都唔好阻到人返工、交稅丫」一類厥辭。這些人當中,許多最初是不滿政府及魔警的所作所為,現在竟基於自身私利反對抗爭。

尤其可悲是,部份曾經參與過百萬人大遊行的人,眼見港共語調稍作退讓,年青人的行為又越來越激進 (如六二六的二次包圍警總),恐嚇「民意逆轉」,鼓吹「見好就收」,叫人「血債票償」,登記做選民。
親共的邪魔妖孽不足畏,他們的劣言劣行是意料中事。但同路人的背棄,一個一個離自己而去,十個少年去救火最後只剩得一二,那種「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的痛感,是難受的。特別是,港共至今一個訴求都未正式答應,包圍、佔領、三罷都需要有人才能成事,國際關注亦然。曉欣或許對運動前景深感憂慮,對意志不堅的人深感無力挽留,遂毅然決定以自殺喚醒同路人的良知,為處於膠著狀態的抗爭運動添一動力,故曰:「本人但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二百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

「死諫」二字,有人認為不適宜用,因為會助長更多年青抗爭者自殺。然而,就今次事件本身看,曉欣的死確實是「死諫」,她要勸諫的對象不是港共、建制派、魔警,而是有心的你我他,支持抗爭的所有香港人,勿忘初心啊各位!

距離梁凌杰之死僅兩星期,復有盧曉欣的殉港。從香港01「粉嶺 21 歲情困抑鬱少女墮樓亡梯間遺反修例字句」到路人直呼「關我 X 事」、藍絲們「又多一個精神分裂病症」、「唔死都冇用」,香港值不值得烈士如斯奉獻?教人懷疑。估計林鄭及一群嘍囉都是緘默其口,要不然就是重覆「表示遺憾」等廢話。

不過,就如耶穌受盡唾棄辱罵仍堅持上十字架,用自身的愛感染暴戾冷血的世人,梁、盧也是用自身對香港的愛,感染所有香港人去愛香港;用承受肉體及人生上最大的痛楚,教香港人堅持到底,立定意志抗爭下去。他們是道成肉身,使人感動、痛惜的地方也在這裡。

「一個也不能少,我們一起努力」、「要與邪惡政權鬥長命」等,很多人在說,不多講了。「我們會為妳走下去」,請說得出做得到。

對筆者而言,曉欣之死帶來的最大啟發是:無論九十後、零零後抗爭手法有什麼不當,對社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他們都是出於愛香港的心。僅是此心,我們這些年長的人就不應指指點點,亂作批評,亂給意見。他們可以用死來救贖香港,我們呢?多少是委曲求全,多少是苟且偷安。

全力支持抗爭者,迫逼港共回應所有訴求為止,不然誓不罷休!這樣才算對得住曉欣,對得住凌杰,還有一眾身陷囹圄的義士們。

最後,謹引述墳總青永屍的悼文痛悼曉欣,願妳在世界的另一方得以安息,放心把香港交給在生的我們:

「你我未曾一見,想不到一見就只在接引。

你在牆上幾行字,教我們今夜哭成淚人。

如果念《也許》可以回生,如果可以早些和你談,可能我們整個香港也不會如此不幸。了結自己的生命並不浪漫,而且相當殘忍。不單是說明人世的苦痛,也對我們這些無能的人,多劃幾度刀痕。我沒有半點責難的意思,我只是覺得,我和正在細讀悼文的大人們也極是殘忍。因為你在青春最璀璨的時候,選擇了揮手向我們道別。

你看不到前頭的曙光,淹沒在黑暗;我們這些所謂大人也沒在北風中點起亮燈,也沒找到路前行。但學妹你忠靈不殞,請陪我傳示整個香港的人:在未來的時時刻刻,也為你每個所愛的人點燈,為他們盡力解困,如果人人互助互救,一點點的星星之火就會熊熊熾烈,為長夜守候著光明,直到黎明重臨的一剎,我們每日都看到前路。

已經有不知幾多個晚上,我和你都一樣害怕黑夜。因為黑夜就是手足被打、被拘捕、被迫害的時間;甚至我們也害怕沒有光的白晝,因為警賊還是逐家逐戶的搜捕恫嚇,在艱難之中,惶恐又教人灰心。學妹如果你芳魂有知,也佑庇每個香港人,教他們繼續戰到最後、挺直腰板和骨氣,不要再被這可恥的政權所殺。

我沒有別的希望。如果可以,但願你可回生。死亡根本不浪漫,每次殉港,也會刺穿真正愛國的戰友之心。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只求我們一起贏回香港,一起迎接重光。

我知道這番話,是你希望我告訴所有活著的戰友的:

所有的戰友,請不要再自殺。他們每天湧來這麼多人,如果我們未戰先死,我們就注定失敗;我們已經哭夠傷夠,請不要再添殉港的第三人。我們還得用盡辦法,莫令兩位殉港烈士枉死。請不要,請千萬不要選擇自殺。」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