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二日,天晴,間中有驟雨,恆生指數收市升三百三十二點。除了金鐘立法會外,香港市面一切運作如常,秩序井然,股票照炒,生意照做。這是有香港特色的反抗運動。數月前在巴黎見識過黃背心運動,目覩愛麗榭大道遭示威者火燒,商舖被破壞的景象。那才是真正的暴動。相比之下,香港的七一進撃立法會沒有好甚麼大驚小怪。有了這個對比,我醒悟為何一個宣讀MODEL ANSWERS的記者會有逼切需要在凌晨四時召開,而且給予在場英文發問記者特別多的時間。記得去年七月三日,她以不屑態度拒絕香港電台英文記者提問,説用英語回答中文記者問過的問題是WASTE TIME。去年覺得浪費時間,為何今年不覺不特止,還要拖長來答?答案是,因歐美時差,她可藉此在歐美媒體搶先對七一事件作官方「定性」。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她説了多少次「暴力」、「暴徒」,「暴動」兩字始終沒有出現。昨天閲報,發覺確實有個別英文報章被她SPIN到。不過,無論她怎樣SPIN都不及美國特朗普一錘定音:「香港民衆(七一遊行是)追求民主,有些國家卻不想要民主」。

G20峰會後,特朗普返國後才透露與習近平會面時提到香港引渡條例修訂案引起的爭議。他不像日本政府般,安倍與習會面當晚即放料給傳媒,算是畀足面習近平。看來美日雙方不是各自單獨行動,而是事前已協調對北京軟性施壓。這個背景再加上G20開幕當天,港人集資在各國主要報章刋登全版廣告,形成關注香港問題的風潮。這解釋了那個了無新意凌晨四時記者會的出現。特區政府也要打一場國際輿論戰。

此外,有一條大多數人忽略的新聞可能有內裏乾坤。即將卸任的美國駐港總領事唐偉康到昨日(七月二日)到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演説,出席的還有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中共組識工聯會率領百多名廢老踩場,近距離指駡陳太,後者還需要人護送進場。要抗議美帝干涉香港,可直接到美國領事館(事實上較早前也去過);要招呼陳太,也可直接找她。為何要趁他兩人同場時發難?

此段新聞雖小,但有脈絡可尋。現時北京想構陷香港反抗運動的其中一條罪狀是「外部勢力」聯繫。低層次的就是凡見鬼佬出現在示威現場就必定與CIA有關。稍高層次的就是人脈關係及金錢資助。陳太近期高調批評特區政府兼周遊列國,當然是北京的主要目標。如果連繫到CIA、MI6、陳太、泛民之間的關係就更好。

這種冷戰思維方式是中共建國以來沿用至今。只是今天香港社會形勢劇變,如果再以為社會運動由大台領導,搞掂大台就搞掂成個運動,那就注定失敗。以七一進撃立法會為例,是否有所謂的傳統「領導」角色也成疑,更不要説參與者之間是否認識。其實,自法國黃背心運動開始,這種新型態的無組織社會運動在西方傳媒已作廣泛報道。對此,北京的認知是有盲點的,因為在中國只有內聯網,無互聯網,不知道網上組織、動員的MECHANICS。

要打贏國際輿論戰,要從認識香港社運開始;要認識香港社運,要從連登開始。當然,最理想的SCENARIO是連登受CIA資助和控制。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