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的佔領被稱為「雨傘革命」,是因為其目的乃實現政制改革,爭取雙普選。昨天七一的佔領金鐘立法會,純粹由林鄭無回應五大訴求所蘊釀的民怨激發,此更應被稱為「起義」,「金鐘起義」。

當然,看在中共及其傀儡眼中,他們一定要把整件事抹黑成「暴動」,參與者是「暴徒」。這也不難理解,區徽被噴黑,昔日香港旗被擺上枱,主權移交後三個立法會主席的相片被拆掉,難道他們會說「明白」、「體諒」、「理解」?

闖入立法會大樓的人是否「暴徒」,只要各位曉得上網,不沉迷 TVB,答案顯而易見。

「暴徒」會叫人保護圖書文物,不要破壞?會說「我們不是賊人,不會不問自取」,然後在雪櫃放下紙幣才拿汽水?會留下施偉賢和黃宏發的相片不拆?會在警方施放催淚彈時給予同行人士一片檸檬含口 (檸檬可抗催淚煙)?會在前線站在年長的人前面?會明知將近十二點,仍調頭回去抬走自己的同伴,高呼「要走一齊走」?會將生理鹽水、頭盔和口罩帶回家,慳得就慳?「暴徒」倒不是,卻是一群可愛的年輕人。

起初年青抗爭者撞玻璃門的手法確是拙劣,惹人懷疑他們是「鬼」。可是,面書一則帖文澄清一切:

「有社總朋友 / 教友說:在現場的社工朋友透露,他們不是鬼,而係死士,有十幾人,預了無咗條命。另一朋友也說,現場青少年告昨晚煲底開會,有九人舉手做死士。所以佢哋係想自殺,不過用另一方式。」

仔細想想,兩百萬人上街無用,三名戰友先後殉港,自己異常憤慨,竟不知可以做些什麼,唯一能夠做就是「同佢攬住一齊死」。「佢」具體指什麼?年青抗爭者自己可能都未必知,只是發洩怨憤需要有對象,於是他們鎖定了立法會大樓的玻璃門。

拙劣是有經驗的大人看上去,實際是稚嫩,他們從未做過,懷著義憤第一次做。一次接一次推車撞,是民怨的表現,泛民梁耀忠、郭家麒想阻止,民怨又怎會是你們可以阻擋得了?

事實上,從不少到過現場的人口中,可以發現年青抗爭者是勸不下的,他們完全沒有退場的念頭,只知一往無前,「有前無後,打死罷就」。「若你在現場,你就知是勸不了的 (我在現場)。解鈴還需繫鈴人,始作俑者是林鄭。若真的愛護年輕人,香港人應該包圍禮賓府,迫林鄭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否則,今晚很有機會流血…」(面書專頁「金水」帖文),有人亦言當時現場氣氛猶如戰場。怨憤是非理性的,必須一瀉而盡,否則任何理由都不能起作用。說到這裡,必須對昨日警隊的表現予以肯定。 多得他們,悲劇才不致發生。

關於警察不在下午動手,晚上又撤出立法會大樓,眾說紛紜,盧偉聰有一套解釋,陰謀論又有一套說法。筆者的見解是,姑勿論警隊過去幾個星期如何著魔,昨天由下午一時至晚上十二時,其做法是適切的,克制的,用他們的說法,是「以最專業的知識作出了最恰當的判斷」。

一直跟進著事態發展的人都知道,大約下午二三時,防暴警察已經在替長槍上彈,未知是橡膠子彈抑或布袋彈。不過,玻璃門穿了,防暴警察仍未有即時開槍或出警棍,只是與抗爭者對峙。

至晚上八時左右,鐵閘被撬開,本來防暴警察已在閘後恭候多時,警告抗爭者一進入,即使用武力及馬上逮捕。不知何故,抗爭者進入,防暴警察竟撤出大樓,一直到十時才有消息說警方會在短時間內清場。按照道理,清場何用預先告知?預先告知,準時凌晨才施放催淚彈,亦未有進入金鐘站拉人。凡此種種,相比六一二的咬牙切齒,顯然有收斂。單從行為本身講,是應該肯定的。不然的話,下午就可以流血,晚上也可以流血。

有人覺得警方故意擺「空城計」引抗爭者犯錯變真正的暴徒,有人覺得警方過林鄭一棟。然而,請注意,這些都是猜測。客觀效果上,警方未有造成大規模流血衝突,順利完成清場,高明得很。抗爭者方面,一直累積的怨憤得以宣洩,《金鐘宣言》的發表及具震撼性的相片影象甚至連美國總統特朗普都被打動,對習近平簡略提及香港問題,多間外媒頭版報導香港立法會被佔領,此對整個抗爭運動的士氣是有益處的,是鼓舞的。與其投以懷疑與敵意,不如將之看成一個契機,修補警民嚴重的撕裂。讓警方知道,抗爭者不是凡警必仇,抗爭者也可以撐警,關鍵是警方執法時必須使用真正的最低限度的適當的武力。

另外,當抗爭者佔領立法會會議廳,張超雄一直在廳中,朱凱廸、許智峯緊隨其後。或許,他們是想搶曝光,為他朝的選舉鋪路。可是,各位不要忘記,整個佔領極有機會被港共定性為「暴動」,有名有姓的人物在暴動現場,要控告的話,他們走得了嗎?還有鄺俊宇在夏慤道開咪,要求警察不要做得太盡,楊岳橋在海富中心幫忙呼籲在場人士趕快乘地鐵離開,區諾軒背著大聲公到處跑……他們為選票,但至少也發揮著一些正面作用。即使毛孟靜的改圖刪去「是您的隊友出賣我們」加入「預左啦,已經有三個人死左啦」,對溫和非暴力黃絲亦起煽情作用,令他們不再罵「鬼」,改為「救救孩子」,留在夏慤道不走。泛民是作惡多端,但昨日的表現,算是盡了他們應盡的本份。

還有金鐘站職員情急智生,開閘讓抗爭者坐最後一班車。許多未必認同勇武抗爭的和理非支持者,放下成見,默默在路旁支持立會內的年青人,部份甚至心感內疚、懺悔……太多太多值得表揚,太多太多令人感觸。

「金鐘起義」注定是香港歷史上一件大事。我們創造了歷史,也見證了歷史。

經此一役,五年來關於「勇武就是鬼」的誣衊一掃而空 (連何韻詩、卓韻芝都站在年青抗爭者一邊),和理非、勇武的路線之爭亦可以休矣 (原來遊行可以繼續,勇武亦未嘗不可,彼此奧援就行)。剩下來是看林鄭及警隊的反應。觀乎凌晨四時林鄭一味譴責暴力行徑,又有傳警方開始搜捕到過立法會的人,甚至不惜誘使教師告密,如果真是這樣,港共可謂冥頑不靈!歷史上沒有一個極權是可以長久的!小心不得善終!

教師假如利用學生的信任告密,此人亦不配從事教育工作。不分是非善惡,何以教?斷送學生人生前景,何以育?置學生於死地以自肥,非教師也,教畜而已。

最後,擺出龍獅香港旗,不是戀殖,而是嚮往七十年代開始英國人帶給香港的廉能政治、高效率重民意的政府。撕毀基本法,是因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全被證明是謊言。奉勸中共一句,認真看清有關事實,夾硬扣香港人「反中」、「港獨」帽子,中共對香港只會越來越難管治,勿謂言之不預 (如要搞「港獨」,昨晚即可成立臨時政府,完成廣場制憲)!

堅持下去,抗爭到底!林鄭不答應全部訴求誓不罷休!香港人在進化中,我們在香港,香港有希望!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