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撑年輕人,就要讓運動繼續。一位英裔香港市民RICHARD SCOTFORD在網上寫道:「這次行動的成因要追溯至多年之前。今日的行動只是再一次針對政府統治機器的政治行動。最重要的是,我們要再次站出來示威抗議——刻不容緩!無論你支持今天的行動與否,也決不能就此罷休,減低對政府的壓力。香港需要盡快動員另一場抗議活動,以表明市民有持續為這城市抗爭的毅力」。對於這個呼籲,我還有另一個角度解讀:全城大搜捕行動開始,示威者(特別是年輕人)面對拘捕、盤問、檢控將會承受一定心理壓力。若抗爭運動稍稍退潮,他們的情緒亦會趨向失落;反之,抗議持續(無論是否大型如數十萬人遊行)都給予他們打氣,凝聚抗壓意志的機會。從效率角度計算,每一次大型抗議活動,警方都要付出大量警力應付,佔用他們處理其他事情的時間和人力,間接拖慢大搜捕,示威者有較多時間作多方面準備。網上消息傳來,七月七月有另一次遊行活動,地點非港島,而是九龍區。此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抗議活動以不同方式進行,遍地開花。

這種機動、游擊戰術的社會運動將會衍生很多社會現象,例如街頭對峙。昨日(七月四日)中共組織民建聯在自己地頭天水圍天耀邨擺設街站,收集街坊簽名「譴責七月一日衝擊立法會事件」。以往這類由中共組織進行的簽名運動絕少有人踩場(反之,民主派,特別是學生派傳單、演講則易受警方及勢力人士夾撃)。時移世易,今次有支持反修例居民見狀即在網上吹雞,至晚上八時有百多名網民響應趕到包圍街站。期間當然少不了對駡。至九時許,民建聯街站收皮。當然,「經一事,蔡一智」。日後有關組織也自然會作相應安排,正如「過街老鼠」梁美芬日前被市民指駡後,懂得找幾名大媽「護駕」,有事即大叫「非禮」。

思想稍為成熟的人都知道,這種「群衆鬥群衆」長期發展下去對任何一方都並非好事。六月三十日撑警大會,一班藍絲廢老在金鐘一帶的暴力行為,可能是刺激七月一日衝擊的其中一個因素。當權者若稍為思性,當清楚「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點同我鬥?」的絕對優勢,又何須把事情做盡,激起市民「以死相搏」的決心?

回顧自五月以來發生的事情,林鄭月娥的性格缺陷是最主要因素。吊詭的是,這也是整個抗爭迅速發展的動力。聞説,她主持行政會議時失去往日的自信(即囂張)。從容貌推測,她失眠多晚。一個充滿自信的人失掉自信,根本沒有決策能力。她約見科大學生會成員要「閉門」進行,後者當然拒絕。對照一下,五年前她公開與學聯周永康等人「對話」,幾名學生代表不是她的對手。時移世易,她今天與任何香港市民「對話」,只會被公開羞辱。因為,全港市民都視她為頭號公敵。

客觀而言,林鄭是凝聚所有反抗力量的敵對目標。對於這於公敵,不單是要其下台,還要在下台後清算這個染滿鮮血的殺人兇手。

我寫這篇文章的真正目的是要指出,抗爭形勢轉趨正面,已無任何理由需要以死明志。留下來,親眼看到抗爭運動遍地開花,港人公敵的收場,才是每一位抗爭者的最大責任。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