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六日下午的屯門與七月七日晚上的旺角,兩個影像對比盡顯香港的荒謬。前者是大批藍帽子警員駐守女厠門外,保護一位在公園賣唱(或進行其他交易)的大媽;後者是一名拿著膠水樽的弱質少女(可能是示威者,也可能是路人甲)不知何故被兩名重裝備男警「制服」壓在地上,聽説還遭拘捕。現時香港有兩套執法制度,其中一套專針對年輕人。另外,從新聞相片所見,在七月七日中執勤的便衣警員竟然有部分拒絕出示委任證。網上影片又見,警員在驅散示威者及路人時,態度粗暴,情緒失控,聲言與市民「隻揪」,亦有市民被打至頭破血流及被捕。由特區政府默許以至縱容的警務人員集體專業敗壞徹底在鏡頭前暴露。香港警察已無專業形象可言。

七七旺角事件的背景是當日九龍區反修例遊行,主辦者在晚上七時二十分宣布遊行正式結束後,大批示威者沿尖沙嘴梳士巴利道進入彌敦道,由於人數衆多,歩出行車線,並往旺角方向進發。至十時許,警方在亞皆老街與彌敦道交界十字路口築起防線,在場示威者並無頭盔及其他防護裝備(可能顯示他們無預定計劃佔領),前排只張開手上雨傘與警察對峙。警方稍後陸續換上頭盔、長盾及胡椒噴霧等防暴裝備,並宣布在場人士屬「非法集結」,要求他們離場,否則採取武力驅趕。不過,從網上影片所見及網上留言指出,部分在山東街等位置在場人士的確有意散去,但卻被警方三面「包抄」,不能離開。至凌晨零時左右,旺角彌敦道行車線已無示威者,剩下幾名泛民議員及記者,但防暴警察仍持長盾向他們歩歩進逼,過程與記者推撞,亦有記者聲稱被毆打。凌晨一時前,彌敦道、亞皆老街重新通車。

要分析七七旺角事件,首先要暸解旺角這個地方的地理特性。它不是中環,無論日間或入夜後都是人流如鯽,兼且食市、娛樂場所林立,交通四通八達。從警方角度,一旦大規模群衆聚集,隨時演變成佔領旺角或魚蛋革命2.0,但政治上又不能實施宵禁戒嚴。經過以往「教訓」,一待群衆聚集的趨勢即採取行動。名曰「驅散」,實則三面包抄,目的可能是起底及收集示威者資料之用。執筆之際,據説有多名示威者被捕,但數目未詳。

在旺角濫捕是一件危險事情。在場人士可能是示威者,也可能是路過,因購物或其他消遣原因遇上事故,在混亂情況中拘捕身穿黑衣年輕人,隨時誤中副車。事實上,已有路過,沒有參與示威遊行的女網友投訴,無厘頭地被警察威嚇。估計在被捕人士中有可能並非示威者。不過,即使如此,仍有大量示威者可透過不同渠道離開現場。

前線警員開始出現情緒失控現象,與市民對話及説「隻揪」等荒唐行徑,究其原因,從心理角度觀之,持續的緊張氣氛及工作壓力所造成。但更大因素是,警方高層及幾個警務人員協會為「作賊心虛」,擔心因六一二事件揹上政治及法律責任,不斷強化警察不容挑戰的訊息,令前線警員以為可以作出違反警察通例的言行而不會有任何後果。用通俗語言來形容,現在警隊是「冇王管」,警員是「有牌爛仔」。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