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擬定好的題目又被一單荒謬兼搞笑的突發新聞干擾,需要改題目。今天(七月十日)凌晨零時三十分,警方出動近百名配有盾牌等防暴裝備的機動部隊警員到位於大埔火車站的連儂牆,期間有大埔區刑事調查人員撕去牆上據説寫有警員個人資料的十多張標貼,並拍下連儂牆照片。從網上影片所見,當時連儂牆周圍並沒有任何活動,只有小量圍觀市民,亦未對警方行動有任何反應。現場管理連儂牆人士表示明白警方安排,警方曾派員和他們溝通。目前仍未確定所謂「涉及警員個人資料」標貼的具體內容。但有網上傳言稱,是有關一名在七月七日深夜在旺角清場期間,以粗言穢語恫嚇市民,並詰問市民是否想「隻揪」的情緒失控警員。諷刺的是,該名發狂警員曾對著鏡頭,公然著市民「認撚住我呀!」假如該十多張標貼是關於這名警員的綽號、曾就讀大學等資料,這都是網上人所共知的事情,何以警方會認為撕去標貼可封鎖資料。況且當事人對自己在執行職務時的表現自信爆棚,無畏無懼,又何需高層及同僚介入。

香港這個城市已進入瘋狂狀態。其實警員公然撩市民「隻揪」本是極瘋狂,但是「癲處未夠癲」,警方高層竟然要動用百名FULL GEAR PTU去撕標貼,他們的腦袋是否生在屁股上?七月六日曾上演十多名藍帽子警員保護屯門大媽的鬧劇。當時還可勉強解釋,在場羣衆數目衆多,恐生意外。但周二凌晨大埔怎會有示威者護牆,需動用訓練有素,孔武有力的機動部隊兇神惡煞、如臨大敵般去掃塲。我也在此提醒盧偉聰,市民現時是BE WATER,絕不會硬踫護牆,而是「撕一貼十」。難道你每天都派精鋭部隊掃塲?你是否嫌前線同事精神壓力未夠大?

十八區連儂牆也顯示抗爭運動遍地開花的其中一個最新發展。後續計有七月十三日光復上水行動,十四日沙田反修例遊行,二十一日將軍澳拒絕紅媒遊行等,主題已非局限於引渡條例,而是漸漸遍及整個特區政府管治問題,甚至港中矛盾。從這個角度分析,無論是林鄭及其他狗官下台與否、以至撤回引渡條例只不過暫時緩和社會情緒。奇怪的是,林鄭和警務處長連門面功夫也不打算做,繼續公然與市民為敵。林鄭昨日記者會的引渡條例「壽終正寢」論及警方對大埔連儂牆的行為,顯示他們無意修補社會撕裂,存心要對立升級。

客觀而言,這種態度有利抗爭運動延續及深化。「見好就收」、「鳴金收兵」言論暫時沒有市場。問題是,這股民氣可維持多久?視選舉為命根的泛民當然希望至少延續至年底區議會選舉,而從網上所見,以選票走保皇黨,甚至投身選舉的興致不弱(起碼屯門如此),可媲美二零零三年後的景象。但二零一九年多了一個障礙:確認書。特區政府在目前的政治氣氛,會否夠膽使出DQ技倆是一個有趣問題。既然抗爭情緒如此高漲,反DQ運動亦應盡快進入行動的主要AGENDA,首要是要林鄭就這個議題表態。當然也少不了公開選舉主任的資料吧。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