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日(七月十一日)凌晨,網上還在討論九龍灣淘大花園連儂牆黃姓的士司機十三拳襲擊護牆義工一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另一個連儂牆義工昨晚亦遇襲,傷勢較為嚴重。從網上所見的X光照片,相信是手臂骨折。至於各區連儂牆的對駡、破壞,甚至小型衝突已是無日無之。處於這種局面,很多人都會問,這種街頭戰場會否持續下去?會不會有更多人受傷?如果是在場義工遇到類似情況,如何自處?要回答以上問題,首先要回顧九龍灣連儂牆事件細節。有報道稱,被拳擊但從未還手的年青義工曾習跆拳道及泰拳。以我個人經驗所見,未曾習武的人遇拳總會下意識閃避或擋格,斷不會食拳甚至倒地後鎮定站起來,直視對方,而且雙手一直放在背後。這令我想起鄭保瑞導演的《軍雞》最後一幕。無論你是否同意這位義工的做法,我很相信他在事前預計會出現不同政見人士挑釁,是有備而「戰」的。套用一句常用DISCLAIMER,此乃専業人士經過長期訓練而作出之行為,其他人(特別是小朋友)切勿模倣!

這個事件引起的其中一個討論是:為何習武?首先,從外形看,那位施襲者的身形反而不似習武(即使曾有,也荒廢了)。練武之人不只是強身健體,而是長期處在一種戰鬥狀態。已故詠春名宿黃淳樑師傅曾有三不教之名句:一)「樣衰唔教」;二)「頭髮長唔教」;三)「強身健體唔教」。「講手王」當年打勻九龍城。但時移世易,今天講手隨時要講埋法律責任。黃淳樑的師弟李小龍曾被問到類似問題:一旦在格鬥中殺了人,如何自辯。李小龍説,假如在庭上,他會説,不是我,是「它」(IT)殺的。意思是,長期習武之人,進入格鬥狀態後就會行「自動波」。「舉手不饒人」,習武不是「自衛」那麼簡單。因此,愈是受嚴格武術訓練的人,就愈少因為小事出手,背後原因並非懦弱,而是衡量代價。

再看那些去挑機的是甚麼人:盡是上了年紀的阿伯,也不是專業拳師。二零一四年在旺角見識過不少。他們仗著的是聲大夾惡、凶神惡煞的外表,再加上在場的警察根本不是執法,而是縱容他們挑釁學生及年輕人。可以思考的一個假設性問題:假如有日他們遇到「專業人士」,戰況如何?我敢打賭,這些藍絲阿伯必然兵敗如山倒。

一個九龍灣十三拳事件也盡顯「和理非非」的破產。你打不還手,駡不還口能夠感化那些藍絲阿伯、大媽嗎?他們還是不斷的挑釁,不斷蝦蝦霸霸,而且愈來愈猖狂。我感肯定,日後有「自衛還擊戰」也不會改變民意。事實上,要歸邊的港人已站穩了立場。至於海外形象,人家示威放火搶商舖屬小兒科,只會奇怪到今時今日港人經歷幾次大遊行,甚麼也爭取不到。在他們的地方,同樣情況,政府早已下台。

「和理非非」最惡劣的影響是,令一班藍絲阿伯以為年輕人、學生和女性是可以任意欺負的。你愈宣傳和平抗爭,他們就愈得戚。如果將來有義工因為這樣的挑釁而被打重傷,「和理非非」派要負上一定責任。年輕人現時要多注重體能訓練,條件許可的應習武。不一定要打。反之,有意志、體能就有氣勢;有氣勢就可在陣前懾服對手。拉丁格言有云:要和平,就要先備戰。止戈在於武。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