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星期拎起份排位,已經好鍾意何匪君堯隻「天祿」,跑谷草同程一勝一第二,仲要抽埋個一檔,加上告東尼牌面似配合出擊,根本就冠軍相十足。好多朋友問我你咁憎呢個馬主,點解你又貼呢隻馬,又自已賭埋一份(利申我買了300蚊齋WIN),仲要在毓民射馬拎埋做膽(事後我中正晒WQT,對得起所有訂戶),但你心中又唔想佢贏,你買完之後的心情係唔係好矛盾?

我幾憎何匪君堯呢個仆街係一件事,但作為一個馬評人,用客觀的心態去分析賽事是我們必然態度,不可以因為心中有偏見而放棄任何一個贏錢的機會。我們賭馬的人,心中只需要抱住甚麼都不愛,只愛「銀紙、銀紙、銀紙」的心態,才可以幫我們的支持者贏錢。但贏咗錢之後卻無需要多謝隻馬或者個馬主,因為賭馬贏錢係天經天義,收完錢依然要繼續屌柒個仆街,你看何匪君堯贏左馬之後接受訪問果幅咀臉,真的是電視機都想打爆。

還是勸告各位讀者,在賭馬的時候不要對任何馬、騎師、練馬師、馬主有任何偏愛或厭惡,每場賽事都是要用最客觀的手段去分析賽事,因為賭馬只是手段,贏錢才是目的。

(鹵味男    5/7/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