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新城市廣場困獸鬥演變成大血戰。昨晚(七月十四日)發生的事情可以從兩個層面去理解。首先,近幾次大遊行(包括七月十三日上水反水貨客光復行動),警方武力清場不斷升級,引起示威者反彈,大型衝突是必然的結果;可是,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這個購物商場內爆發圍捕及反圍捕的血戰(名副其實的血戰,商場地下有大量血跡),警方的部署及真正目的卻是難以理解的。至晚上九時,示威者本無意聚集在該商場,是被警察四包圍下造成的;即使有人聚集,在商場內有大量因其他原因如購物、食物、路過的市民,其中有老有嫩,警方根本不可能施放催淚彈、胡椒噴霧、橡膠子彈等,何故仍要用最沒有效率的警棍及防暴裝備來「清場」?這個行動的目的,正是前幾次一樣,是蓄意圍捕及毆打示威者,背後有甚麼HIDDEN AGENDA?與此同時,英國《金融時報》昨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林鄭月娥過去數周曾在不同場合呈辭,但遭拒絕。北京要她留下來清理「自己一手造成的混亂」。這個消息似乎可解釋警方近期的瘋狂狀態。

社區組織「沙田一隅」受連登討論區成員委託任沙田反惡法大遊行的申請人。這是近期「遍地開花」反政府運動其中一環。由於參與人數衆多,昨日遊行下午三時十分提早在翠田街足球場起步,途經新城市廣場一帶道路,本以沙田站巴士交滙處為終點。「沙田一隅」本亦計劃遊行後,在沙田大會堂百歩梯露天放映關於梁天琦的紀錄片《地厚天高》。遊行高峰時,參與人數高達十多萬。而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有效至晚上十一時。不過,至晚上八時多,在場警方防線推前,而示威者則後退。這段時間警方開始形成包圍網,至九時半左右,部分示威者聚集在新城市廣場,稍後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期間有示威者受傷及被捕,亦有警員被包圍及遭反擊,其中一名未配戴委任證的疑似警員被毆至斷指及頭部流血。

即使從警方OPERATION角度看,這次新城市廣場的大混戰根本是失敗部署。「圍師必闕」,古有明訓。FULL GEAR衝入商場,業主卻説沒有報案。經歷六一二後,示威者怒火積壓已久,有機會就還拖是必然的,也預了受靶。在這個政治背景下,警員的裝備和人數不是處於壓倒性多數,前線指揮官貿然做這樣一個決定,實在匪夷所思。或曰:「暴徒」暴行展露於鏡頭前會令社會輿論逆轉。問題是,連「和理非非」派都要收皮的今天,進擊立法會這樣嚴重的事情也沒有引起市民強烈譴責,怎能期望大量市民轉為同情警察?況且在血戰中,周邊商場及食肆並未受破壞,證明示威者的紀律強於紀律部隊。

如果説前線警員要「情緒發泄」,那也是不通的。難道你們以為過度暴力導致示威者重傷甚至死亡真的不會被追究到底?對於這個疑問,林鄭月娥最近露面中其一句露了玄機:「不會出賣警隊」。我的解讀是她與警隊綁在同一架戰車上共存亡,同進退。警隊是她的私人軍隊,現在主動製造亂像來反制北京。這也顯示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基於國際形勢,北京無法直接插手香港,不能像對付維族或藏人般對付港人。林鄭也説,她感「生命受威脅」。這個「威脅」究竟來自哪一方勢力?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