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要説一句很掃興的話:類似血洗元朗的事件不會是最後一次,而且7.21晚的兇徒也會逍遙法外-除非有人替天行道。執筆之際,據説新界北重案組探員會見記者,拘捕了六名與元朗事件有關的人,涉嫌罪名是「非法集會」。這個特區政府現在連演戲的職業道德也欠奉。網上民間起底技術神速,誰帶頭,誰跟隊,誰在地鐵大堂和車廂打人,特區公安和地鐵公司如何配合,至昨日(七月二十二日)中午已有基本輪廓,至晚上連參加人數及各堂口首腦名單也列出。政府和公安如要平息民憤,不用自己查,按圖索驥找一兩個大佬出來交差也可以吧,特別是那個未死得,躺在醫院病床的那位叔父,起碼他不會著草。但這個政府卻偏偏不做,找幾個蝦兵蟹將來敷衍一下,控罪不是「暴動」,而是「非法集會」。很明顯,這個案是不會破的。從昨日中午鄭匪月娥暨一衆狗官會見傳媒可見,若不是憤怒的記者不斷追問,牠只會譴責示威者衝擊中聯辦,而只輕輕帶過元朗殺戮。讀者可從牠在回答相關問題時眨眼次數便知道牠心虛的程度。

昨天本欄指出這是一個局,一個合謀。它的目的首先是平衡一下公安們現在不穩定的心理狀態。保住這支私人軍隊是鄭匪的其中一個PRIORITY。但在政治方面,更重要的是測試類似手法的震攝效果。論者謂,警黑合作早在二零一四年用於對付佔領佔旺的學生。但要注意,那時的暴力是有明確目標,但今次是無差別,不管是否示威者,還是普通市民。短期的社會效果表面上是人神共憤,社會輿論一面倒強烈譴責。但譴責底下,有多少元朗居民,甚至市區居民會感到恐懼而不敢穿著黑衣?當然,穿黑衣只是一種象徵,毋須與實際行動掛鈎。可是,從政府的角度,這一下就可以挫了抗爭運動的鋭氣。至於那股民憤,在中期及長期如何保持,是一個重要疑問。

當權者的策略是製造恐懼。幾年前有部港產片的經典對白是:「怯,你就輸一世」。男主角沒有怯,所以最終在擂台上取得勝利。現實歸現實,電影歸電影。現實是,絕大部分人都怯。這不是簡單的道德勇氣問題,而是家庭結構。經濟成熟的相關社會現象是小型家庭。家庭人數小,經濟重擔就落在個人身上,要付出代價就考慮家庭承受能力,不是簡單個人道德決擇。新界原居民宗族觀念強,凝聚力較高,有了社區作後盾,付出代價也相應增加。這樣的社會結構負面效果是,同輩壓力大,即使是作奸犯科的事也一起做。或許這也解釋了元朗那幫人不帶口罩,甚至不怕起底的部分原因。

網上的熱門討論是習武。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只能提醒大家,習武是漫長而艱苦的過程,很多人在初段就放棄。習武可以作為克服恐懼和鍛練意志的訓練,但堅持長期抗爭何嘗不是。也不要幻想學了兩三招就可以應付7.21那天的場面。那是羣毆,不是隻揪。人數多於技術決定結果-除非你是戲中的(不是真實歷史那個)葉問,一個打十個。

元朗不會平靜。政府也無意讓他平靜。另一場大廝殺可能短期內出現。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