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為香港前景占察的背景

本人是祖利安,網台軍政時事節目主持、佛教密乘修行者、占卜師。

自 2010 年起加入本土派抗爭陣營,至今(2019)已不經不覺有 9 年光陰。抗爭運動/革命歷經多年到現在,有幸見到的是越來越多人覺醒,明白到香港和共產暴政確實是南轅北轍,所以層面越來越廣,遍地開花;不幸的是,越來越多人受傷、入獄、乃至犧牲性命。

真正的香港兒女,都在群策群力、各展所長,大家都熱愛這片土地、大家都在為自由、民主、人權和自主權,在各層面奮勇作戰。當然在未成功以前,習慣長治久安的大家,突然要面對各種革命抗爭時之苦痛,難免陷於絕望與低落。

本人於 2010 年,曾經為香港作一 20 年占察,17年初亦為香港前景再於觀音廟內再作占察,在大格局上亦與10年占察結果吻合,惟進程上有1年至2年延遲。近日局勢發展步伐越趨急速,抗爭曠日持久,不少香江兒女未見前景,故不才感到有需要再為香港再作一次短期(約 2、3 年時間)占卜。畢竟人之所以容易失去希望,是因為對未來沒有信心。這次占卜香港大事的目的,是減低大家對未來的不安,以至希望發揮鼓舞作用,當然亦希望大家能找對方向、避免盲目。心態可以正面,行動必須謹慎。

到濠涌車公廟察占因由

香港人自港英時代,一向有到車公廟求籤之傳統,而多年事實亦見證籤文結果與事實符合,車公已為香港另一界別最有權威的「時事評論」,最廣為人知者莫過於 2009 年時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在車公廟為香港求得下籤。當年籤文是「君不須防人不肖、眼前鬼卒皆為妖、秦王徒把長城築、禍去禍來因自招」,直指港共領導階層都是披著人皮的虎狼,亦將會花費大量公帑開建各種大白象工程。

車公本來就是南宋末時一直護衛宋帝逃避元兵直至香港的元帥,忠君愛國、為人正直不柯、精通醫理、愛惜部下 ,常親自為部下治病療傷。當抵達香港以後,宋帝即命他鎮守香港東面沿岸,以防元兵從水路來襲。車元帥一直盡忠職守,直至病歿,後人為紀念其忠勇,為之興建幾所廟宇。而濠涌車公廟即為本廟。

(以下內容有個人信仰價值闡述
而大部分香港人有所不知的是:車元帥死後往生為大力鬼神,依然緊守鎮守香港、保護遺民之誓言,因此至今一直尚未輪迴轉世,其精神令人感動,肅然起敬。

過去曾到廟內以察占向車公查詢,詢問是否願意皈依佛門,讓車公以正信護法身份繼續行事,獲車公答允欣然同意,是故各正信佛弟子日後參拜車公並無不可。此段往事因涉及不才誤入青城派的時光,甚少再提。
(個人信仰價值闡述完結)

故於 2019 年 7 月 11 日,我與一師兄弟到西貢蠔涌正廟參拜,本著不忍香港人承受各種失去自由苦難之心,真誠祈請車公指引,就香港前景問題占問十餘題。我無甚麼特長,只有一顆赤子之心,以及十六年作為占卜師之經驗。現為十餘題占察結果作出解讀,而每一籤文寫好解讀後,皆會修文殊法為解讀再占一次,以確保解讀無誤。

我將會在未來一、兩個星期,逐一公開這些占卜結果,並附上詳細解讀。

【第一題】 2019 年至 2020 年間,車公認為香港的情況會怎樣?

香港未來一年半時仍會在現時「準內戰」格局掙扎

求得第 22 籤,籤文為:「刻木之夫不可親,當於善惡上觀人,但凡見利莫忘義,須向仁中慮不仁。」

「刻木之夫不可親」中,所指之刻木,其實是指二十四孝故事中,東漢時期的人物丁蘭。傳說丁蘭與家人因誤會而未能和睦,及後對自己未能趁父母健在時盡孝而痛悔不已,於是他就用木頭雕刻出父母的形像,供在家中堂上敬奉。有一天,一位名叫張叔的人,醉酒後想到丁蘭家借東西,恰巧丁蘭外出,只有他妻子在家。丁蘭妻當時不知道是否當借,遲疑中,她想起平日自己和丈夫遇到難以決定的事情時,都是在父母的像前問卜,然後遵照結果決定。

丁蘭妻虔誠問卜後,結果得到的答案是「不借」。張叔先前剛喝過酒、一怒下對丁蘭父母的木像打罵一番後,憤然離去。後來丁蘭返家後得知此事,即找張叔理論,話不投機,兩人廝打起來,張淑後來向衙門告狀。衙門官差到丁蘭家拘捕丁蘭之時,見丁蘭跪在父母像前,痛哭懺悔自己不孝,沒有守護好父母像,還動粗惹上官非。當時木像奇蹟地流出眼淚,表情亦變得相當痛苦。後來此事經地方官傳到皇上處,不但打人之罪因他的孝義得到赦免,而丁蘭更被舉薦他為「孝廉」。皇上甚至下詔要將其事蹟畫成圖畫,以彰顯其孝道德行,要人人學習。

在這裡,我將「醉酒的張叔」解為中共及港共政權。張淑向丁蘭借物,恰如港共欲向香港推行逃犯修訂條例(送中條例),一於故事中父母像前占卜所示,其實是無理的要求。丁蘭妻決定遵從不借,恰如香港人面對這次無理要求時之「企硬」。醉酒的張叔向丁蘭的父母像動粗,其實就是象徵共產黨這次推行惡法不如願後,便會大怒,繼而打擊香港人精神上最重要的事情,在這裡當然是自由、民主和法治。

而當香港人深深不忿決定要反抗時,就如丁蘭去找張叔的情況一樣,起初是理論爭拗,繼而動武。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法不行,自然最後會動手。動手反抗後的丁蘭回到家所展現的情操,就有如香港抗爭者一樣,是令人動容的。

這裡的皇上,不管大家同意不同意也好,我個人深信是指美國,尤以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川普為首的對華強硬派。皇上赦免丁蘭對張叔動粗之罪,就有如特朗普從來沒有指責過香港人暴力一樣。因為熟悉美國歷史的朋友一定知道 - 美國之所以能立國,當中絕對有對當時英國暴政的武力抗爭,民主自由從來都不能光靠喊口號便能白白得到的。而且特朗普還向全世界說香港人現在所做的,都是追求民主自由。合理的武力,和無理的暴力,實在有天淵之別。

籤文中「當於善惡上觀人」,是要各位不要從表面看人事。使用武力的人就一定是不好的嗎?必須知道重點在於使用武力的人,發心和動機是什麼。香港抗爭者使用的,現時只不過是有限的武力,期間沒有黑警及親共份子因此而傷亡,反而有愛港年青人犧牲,因為香港抗爭者到底都是出於熱愛這片土地,熱愛家園,所以才以死相搏,而且並未有因此失去理智和覺知。

反之黑警這段期間所使用的,絕對是暴力,警棍不是對準手腳,而是每每向抗爭者頭部重擊,甚至對抗爭者頭部開槍,還要感到亢奮,因為黑警的動機,完全不是出於保衛市民,而是保衛牠們自己的特權、薪俸、福利和宿舍,動機完全自私自利。所以車公在這裡名言「但凡見利莫忘義」。這是明確在警誡一干人等絕對不應為了自身利益,而忘卻應有的義務。港共政權高官於是,已經失去資格作為警務人員的黑警,亦復如是。

而「須向仁中慮不仁」,其實甚有深意。對打擊大眾的人仁慈,就是對自己、乃至大眾不仁。故其實不應在非時推廣仁義,因為這等於是姑息暴惡,讓他們更深信抗爭者是弱者,於是更加肆無忌憚地對他人施暴。

因此我相信 2019 至 2020 年完結期間,香港人都會為捍衛民主和自由,戰鬥到底,當然黑警集團亦會繼續使用暴力施襲,香港未來一年半時仍會在此「準內戰」格局掙扎,亦要提防香港內外有人「見利忘義」進一步出賣香港及抗爭者。

惟抗爭者即使一時間「惹上官非」,遇到很多無理的政治檢控與拘捕,到不久的將來一定能夠撥開雲霧見青天。當然,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以為香港的事,美國管不了,也不會管。在這裡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訴這些人:你們的想法全錯了。

撇開占卜不說,於理而言,一者特朗普上任後,即在聯合國第一次演説中,痛斥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對整個世界的禍害,而當今中共,就是最大的共產國家,特朗普內心一向銳意打擊。此事網上已有片段,作為鐵證。

其二,美國一位十分舉足輕重的軍政策略家 Andrew Marshall 多年前提倡的中國威脅論述,已經越來越在美國政界內被覺察和接納,所以近年美國對中國的國策,明顯已經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畢竟先讓惡霸富起來,並不能使惡霸發財立品。而中共在貿易談判期間各種違背承諾舉動,其實已經觸怒美國。

其三,如果香港對於美國沒有戰略價值,特朗普根本不會將香港問題掛在嘴邊。有部份支持美國民主黨及歐洲左翼政府、又或悲觀的人,指責美國在 G20 峰會後跪低,而事實上在 G20 上有提及香港的只有美國及日本,而 7.1 立會事件後,更只有美國開腔認同衝入立會示威者是爭取民主,歐盟註港辦公室卻發聲明割蓆,誰是香港真心盟友,不可不察。

至於美國未來會不會因此會以香港局勢為由,而有更實質的進一步行動,甚至軍事介入,乃至其他十餘條問題,我亦已占問過,但本篇內容已經很多,容後之後再詳細公佈。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現時MYRADIO 節目《本土最前線》主持、 前「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M.I.H.K.)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