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直跟開這個專欄的朋友,我都唔知寫咗幾多篇講何君堯呢個仆街;本來今個暑假想用多D時間同大家探討新加坡賽馬,第一篇稿連寫都寫好,結果我都係要抽起這篇文在下星期才出,今個星期都係要繼續寫何匪君堯。

元朗事件發生了甚麼事,都不用我多說,寫太多就只係呃稿費的行為,呢個人幾仆街是人所共知並無須多言。呢個仆街仔更加不孝順,因為自己行為連佢父母的祖宗山墳都俾人打爆,我係佢父母死咗都報夢俾呢個仆街仔叫佢唔好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

點解會再寫何匪君堯,原因有多個賽馬同業發起連署,要求馬會開除呢個仆街的會籍;不是自己自吹自擂有先見之明,612之後已經寫過此題目,當時以為只是妙想天開但今日竟然有人實現了本人的夢想;正所謂功成不必在我,希望各位賽馬從業員,不論騎師練馬師馬主賽馬記者寫馬佬甚至馬販都應該大力支持不同的賽馬同業發起的聯署,目的只是要做壞事的人要受到應有懲罰。

其實仲有一樣嘢大家可以做,其實大家可以致電1817向馬會客戶服務部表達意見,要求開除何匪君堯的會籍,馬會的客戶服務部從來以優質服務見稱,他們定必會收集大家的意見交到馬會管理層。馬會亦應該做番件好事,開除何君堯會籍,最少幫香港市民消消氣幫香港除害。

(鹵味男   27/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