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發言人楊光

事有湊巧,中國國務院港澳辦公室發言人昨日(七月二十九日)下午高度表揚特區公安嚴正執法,並致以崇高敬意後不到兩小時,香港將軍澳發生三車相撞交通意外,多人受傷,其中一輛公安車翻側,幾名男女公安躺在路上呻吟。素來只信科學的我也開始動搖,腦海中閃過「報應」念頭。港澳辦發言人迴避的七二一元朗白衣恐襲事件,同日晚上香港電台新聞節目《鏗鏘集》之「721元朗黑夜」作出鏗鏘有聲的回應:警黑合謀,市民受襲,鐵證如山。港台記者取得恐襲事件當晚相關街道店舖閉路電視片段,配以該區居民如區議員麥業成及遇襲者口供,證明公安由上至下一直説謊,特別是元朗區助理指揮官游乃權七月二十二日凌晨見記者時竟然説:身穿白衣不等如打鬥。若以同樣邏輯,何以公安認定身穿黑衣必等同示威者。另一電視台NOW新聞台二十二日凌晨亦攝得此人進入南邊圍村公所與可能是施襲者的白衣人短暫交談。盛傳此七分鐘片段在臉書「消失」數天,至昨日才重見天日(諷刺的是,游乃強乃電影《PTU》編劇游乃海的兄長)。可以預見,一旦元朗恐襲事件真相曝光,背後那個驚天大陰謀連游乃海也寫不出來。

被鄭匪月娥擺上檯,飽受個多月的大規模示威衝擊,特區公安無論在體力、意志、尊嚴各方面均瀕臨崩潰邊緣,唯有靠港澳辦發言人幾句打氣話作短期補針。不過,若從反面閲讀,北京間接表明,不會出動解放軍,面對未來可能出現數以十萬計示威羣衆,特區公安只能自己硬食。警務處長盧匪偉聰不敢公開露面,只透過錄音「激勵」公安士氣,説「奮戰到底」,不過是夜行人吹口哨而已。公安現在只剩下一種武器:一味靠嚇。

靠嚇手段之一是水炮車。紅色英文傳媒《南華早報》引述消息稱,斥資千萬元購入的法國製造三輛水炮車完成基本訓練,將考「路試」,或於下月出動。咪玩啦,真係唔識嚇死,識就笑死。你估你跟住個MANUAL就識玩新玩具,唔去實境TRIAL AND ERROR多次就可以用來嚟做主力武器?即使識用都要睇地形。嚮機場示威,唔通你用水炮車?嚮旺角横街窄巷,你又照用?突然醒起,多年前,佢地亦入咗支聲波炮。依家提都唔敢提,外界應估到出咗乜嘢事。

靠嚇手段之二是傳出,以後唔理三七廿一,總之遇到示威唔會驅散,打完即拉,告暴動罪。此傳言亦屬搞笑。依家示威出嚟動輒以萬人計。無錯,真係有部份畀你拉到,但告乜嘢罪唔係由你公安決定。至於話拉人,其實公安自己都知道有「上限」,一晚拉幾千人,你自己個警署都頂唔順喇。最重要係,告「暴動」罪依家嚇唔到人。

周日中上環一役,示威者受傷及被捕固然不少,但公安亦暴露頗多弱點,例如逆風施放催淚彈,自己食返;施放距離出錯,誤射同僚。更重要是,使用的美製催淚彈過期。這顯示公安的AMMO去得七七八八。短期內要補貨,歐美諸國可能禁運。我倒想看看,特區公安改用國產貨有甚麼效果。愛祖國,用國貨,係中國人嘅話一早就應棄用歐美武器。

無論係港澳辦記者會,仰或特區政府反應都反映出一個事實:面對綿延不絕的抗議及不合作運動,鄭匪月娥完全無力處理。而公安最忌諱的就是七二一元朗警黑合謀恐襲。港人必須以此為首要追查目標。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