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不想講,亦不敢講,但事實的確是香港正在經歷一場人道災難。

自七月起,黑警施放催淚彈明顯越來越放肆,不僅指數量,而是施放地點都有問題。元朗、沙田、黃大仙、深水埗等地,周圍都是民居,又有老人院,黑警有想過催淚煙會影響小朋友、老人家嗎?就網上一些相片所見,上環一役,有小朋友吸入催淚煙淚流不止,大圍催淚煙飄入火車站,車廂內小朋友「面都紅哂」,狀甚痛苦。請各位注意,現在發射的催淚彈都是過期貨,有山埃 (cyanide)、碳酰氯 (phosgene) 等極危險氣體。香港警察不正是利用化學武器殺害香港人嗎?最新在葵芳地鐵站收費區連開數發催淚彈,室內密閉地方都如此猖狂,在機場內放彈恐怕是遲早的事,心腸歹毒至極!

黑警發射催淚彈的手法亦變得狠辣。以往是向天開,然後四散。當下則是直接對著抗爭者頭部沿水平線開出,這還不算蓄意謀殺?已經不只一次,黑警從高處向下面抗爭者頭部直射催淚彈,有這個必要嗎?尚未計用槍指著抗爭者頭部發射橡膠彈、海棉彈。尖沙咀剛剛有一女抗爭者被黑警 head shot,眼球爆了,一輩子完全失去視力。難道此還稱得上適度武力?是為清場、驅散?止暴制亂,誰施暴?誰作亂?

什麼清場、驅散,盡是謊言,沙田新城市開始,黑警已用圍捕對付抗爭者。抗爭者聰明,be water,來去如流水,黑警抓不到人祭旗,就連路過的普通市民都不放過。在旺角吃飯,在天水圍上學回校取書、在鴨記買觀星筆,甚至只是路過,犯了什麼法?動輒施暴,又拉又鎖,告非法集結、告襲警、告暴動,此不是侵犯人身自由是什麼?被捕後大熱天時不准洗澡、迫飲鹹水當食水。《世界人權宣言》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第五條「任何人不能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不人道或侮慢之待遇或處罰」、第九條「任何人不容加以無理逮捕、拘禁或放逐」,香港警察基本上全部違反。

遑論戰場上女俘虜不會被掀起裙子露出陰部,老人家不會被士兵用長盾故意推撞至跌倒在地,香港目前的人道處境連戰場都不如!而且會越來越惡化!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限制過大的警權,實屬刻不容緩。這也是香港走出人道災難唯一之途。可恨的是,中共及其傀儡政府竟為虎作倀。

有傳媒揭發部份黑警假扮抗爭者,借故製造掟磚、掟汽油彈等暴力假象,以圖抹黑抗爭者,必要時協助警方拘捕。港大學苑即時新聞:「有市民向學苑記者表示,自己在被捕期間被警察毆打,而在被捕後,更有警員將一支竹放入自己背囊。從學苑記者拍攝的照片中所見,被捕的白衣市民背囊敞開,而旁邊的警察手扶竹支,竹支則放在背囊內。」黑警栽贓嫁禍都做得出。太古站內防暴警察、速龍在一米範圍內對抗爭者作行刑式掃射,抗爭者乘扶手電梯,防暴警察、速龍不理發生人踩人,繼續追打。葵芳邨多老人家居住,老人家普遍節儉不開冷氣,黑警大放特放催淚彈,變相殺老。居民投訴,黑警一臉輕佻,「梗係嬲啦,佢地為公僕黎架嘛,唔係公敵嘛」。

香港人不能輸,一旦輸了,以上種種變態將成為日常,再教育營於香港出現,我們承受不起的。

中共及其傀儡正在進行種族滅絕,決心消滅香港人。試看黑警護送什麼人?一口大陸鄉音的大媽、大叔。他們如何對待求助的香港人?cut 線、落閘。真相還不清楚嗎?

傳聞中國的公安武警已混入警隊,曉得扎馬,一臉土氣,是收斂退縮,抑或更進取更激烈地抗爭下去,大家心裡有數。

想起魯迅一句話:「希望本是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共勉之。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