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學者」鄭永年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訪問新加坡「學者」鄭永年説,「斷水」可快速平息香港動亂。由新加坡人「出謀劃策」,以斷絕食水恫嚇港人也算諷刺。新加坡本身缺乏水源,要靠馬來西亞供水,可是價格遠低於東江水,水質估計較嚴重污染的東江水為佳。多年前曾與一位新加坡報人談及「缺水」問題。他直言,假如大馬以水源要脅新加坡,後者將出兵到接壤的柔佛州搶水。新加坡近年積極建立海水化淡廠,目的是擺脱對馬來西亞的倚賴。新加坡素以香港為競爭對手。今次是「借刀殺人」,自己受了多年馬來西亞在供水方面的氣,也要香港吃點苦頭。不知怎的,到了二零一九年下半年,港人對激嬲阿爺這個禁忌完全沒有感覺。斷水之外,何不斷糧?米,我們吃的是泰國、越南米;豬肉,現在連中國自己也實行變相配給制,我們吃少一點又何妨;牛肉,我們進口巴西產品的數量比中國還要多。一味靠嚇的還有鄭匪月娥。特區政府放風,考慮引用近百年前訂立的《香港條件第241 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件》來實施鎮壓。有《基本法》不用,要用港英殖民地時期的惡法,還要是咸豐年代訂立的,其DESPERATE情度可想而知。這條「緊急法」當然也嚇不到香港人。

現在港人是憤怒戰勝恐懼。新屋嶺虐待事件愈揭愈多。特區公安性侵犯年輕女性被捕人士,變態行為如以硬物磨陰蒂,強逼服利尿藥但禁止如廁導至失禁,全祼搜身任由男公安觀看…無非是要羞辱示威者,瓦解他們的自尊及鬥志。不過,這種原始、野蠻的鎮壓手法只會產生反效果。昨晚(八月二十八日)在遮打花園聚集數萬之衆,抗議特區公安以性暴力威嚇示威者。集會中有受害人上台演説,證明下三濫手段並未令示威者退卻,反之令要求調查及懲處特區公安獸行的決心更為堅定。

鄭匪月娥在日前記者會上以監警會作擋箭牌,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並非牠的真意。果然不足一天,錄音流出,牠自爆承認是因為特區公安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沙中線獨立調查委員會已證明這類調查受政府操控。即使今次真的成立,無非是拖延時間,再找幾個前線公安交數而已。可是員佐級公安認為自己是代罪羔羊,更進而騎刼整個管理層,成為不受節制的武裝力量。鄭匪月娥的命運與這股武裝力量扣在一起,故堅決否決調查,連大龍鳳也不做。港人對特區政府死心,亦對所謂的「獨立」調查死心,唯有以不斷抗爭引起國際關注。

時至今日,斷水、斷糧、解放軍入城、緊急法都不會嚇倒港人。這並非單純的情緒反應。大部分港人都認識到,任何公然破壞中英聯合聲明的做法都有經濟及政治後果。中國在港資産(包括股市及樓市),吸收外資渠道,套匯全部都是北京利益所在,再加上美國對華鷹派抬頭,只要稍有風吹草動,西方陣營集體制裁中國及香港乃屬必然。

鄭匪放風訂立緊急法,一旦成功便擁有無上權力,實有建立獨立王國意味。難道習帝愚蠢至牠有地方割據的野心也看不出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