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終於正式使用「撤回」兩字。可是,觀乎「四大行動」,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堅持用監警會,只是多邀請一些海外專家,以及「自己友」如余黎青萍、林定國,誠意仍然欠奉,對濫權魔警無意抑制。走入社區與市民對話,更有煽動抗爭者聚集於一固定地點,從而一網打盡之嫌,令流水變死水。簡單講,這不是釋出善意,而是以退為進,或者叫先「禮」後兵。

當然,林鄭說出這些話,背後是否有一套大盤算,不得而知。筆者發現,林鄭近兩天出來見記者,面容明顯憔悴,兩鬢微見斑白。路透社爆上周林鄭與商界閉門會議,期間說過:「如果我有得選擇,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辭職,以及深表歉意」、「如果事件升級到國家層面,即成為國家主權和安全問題,特別在中美關係緊張的情況下,作為行政長官的操作空間,就會變得非常有限」。儘管她日前矢口否認,「我再斬釘截鐵地說『不是』」,但一句「我個人情緒有很大的波動」,情緒波動下說出來的話倒是比較真誠啊!加上《環球時報》「完全是一個假新聞」、「精心構置了一個陷阱」的認可,路透社的內容極有可能反映出部份事實。

「如果我有得選擇」,即是刻下沒有選擇。關於林鄭向北京請辭而北京堅持要林鄭收拾好爛攤子,風聲早在建制中人之間流傳,並非新鮮事,反而「深表歉意」來得有趣。對很多人來說,修例風波越演越烈,終致不可收拾,都是林鄭一個人的錯,林鄭十惡不赦。不過,我們要弄清一點,林鄭畢竟是香港土生土長,大學時參與過社會運動,她剛愎自用了無可疑,但當看見魔警一次次施暴,入太子站打市民,她真是無動於衷?請看看她如何答記者:「無論違法或用暴力的人,是甚麼背景、甚麼政治立場,特區政府都會一視同仁處理,不會有偏私。」此就不是無條件撐警隊,她對警隊的做法有遲疑。

之所以還要說「我可帶領團隊,幫香港走出困局」、支持警隊果斷執法云云,乃沒有選擇下的違心之言。至於為何沒有選擇,勿忘記中共是全球最大黑社會幫派。

陶傑兩年前有一篇文章<「從政」由來多傻人>,以汪精衛的際遇,借古諷今,譏笑林鄭選特首是不識政治,他說:「問題是汪精衛竟然一個人去跳火坑。在這一年,他沒有想到過日本首相會時時更易,未能預見日本軍方會瘋狂,亦未能預見偷襲珍珠港。像一個運氣差透了的賭徒,汪精衛本來可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獨自在歐洲漫遊,像今天中國的許多富豪走資,加入外籍,但卻偏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下錯賭注。」林鄭選特首時,當預計不到自己會落得今日的下場,如果她當年真的退下來,不參選,或許是另一番光景。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尤其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把反修例抗爭定性為「想奪取香港管治權,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的「顏色革命」,高呼「如果香港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演變成為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動亂,中央決不會坐視不理」、「出動解放軍亦符合『一國兩制』」,林鄭此時出來講「撤回」兩字,確實是希望借僅餘的空間為香港化解矛盾,修補裂痕。奈何空間實在不夠,只講「撤回」,其餘訴求不答應,有什麼用?

中共許可林鄭正式「撤回」,是要杜絕抗爭者繼續抗爭的理由。送中條例已告一段落,繼續出來,抗爭就不是反送中,而是反政府、搞港獨。反政府、搞港獨即可大條道理鎮壓。事實上,港澳辦新聞發言人的用詞越趨強硬,由「激進示威者」到恐怖港獨分子,由《基本法》有規定到出動解放軍也符合「一國兩制」。習近平在在中央黨校發表講話,特別提到港澳台和外交工作等方面,面臨的鬥爭會越來越複雜,「該鬥爭的就要鬥爭,並要善於鬥爭,強調凡是危害中國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等各種風險挑戰,只要來了,就必須堅決鬥爭,必須取得鬥爭勝利」、「作為執政者,必須掌握鬥爭技術,而不是在輕輕鬆鬆的形式主義及官僚主義『樣板戲』中失去中共的傳統和法寶 (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

真正使計嚴打香港人的,是中共,其利用林鄭的「撤回」為大規模鎮壓抗爭做準備,可憐林鄭卻懵然不知地配合著,自以為讓了步。

抗爭者不對「撤回」收貨是意料中事,撰寫《我的你的紅的》的張正皓說得好:

「撤回條例代表了的
代表四大訴求繼續閉眼無視
代表盲眼少女繼續失去光明
代表被姦女子繼續身心受損
代表過千義士繼續面臨冤獄

撤回條例撤回不了的
撤回不了黑警濫捕,權利失衡
撤回不了虛假普選,含淚投票
撤回不了白色恐佈,自由受限
撤回不了官商鄉黑,合作打壓

撤回條例告訴我們的
勇武抗爭手法行之有效
美國人權法案令政府怕
股市樓市街市壓力有用
中共政府不敢冒險攬炒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這是誓言,不是口號」

家暴已然發生,我們回不去了,如果「撤回」是 6 月 9 日晚上說,多好!

八三一太子站速龍打死人謠言滿天飛,抗爭者現在似乎需要一個真相,多過「撤回」兩字。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