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新聞太沉重,不如看些花邊消息減壓。話説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訪華前夕,柏林動物園熊貓夢夢生了雙胞胎,官方舉辦為熊貓BB改名比賽。德國《圖片報》呼籲以「香」及「港」命名,為香港六月以來的反修例運動打氣。《圖片報》寫道,「本報選擇以『香港』命名熊貓雙胞胎是因為這些小熊貓背後就是中國的暴力政治。我們要求德國政府從政治方面回應小熊貓的誕生。」另一份著名德國報章《每日鏡報》的讀者也在衆多的建議中選擇了「香港」。德國媒體的取態無非是要向默克爾夫人施加壓力,要她在與習帝會面時提及香港問題。默克爾夫人當然會提及,但如果是和顏悅色,温柔敦厚地表達,作用不大。向北京施壓,單靠道德力量並無意義,要有足夠的LEVERAGE才有震攝效果。這方面,今天以特朗普為首的華府,顯然摸對了門路。正因為白宮作了先鋒,一班反共國會議員才能更有信心推動制裁中國及香港的法案。自鄭匪月娥日前宣布動議撤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後,美國國會議員迅速回應,緊貼局勢發展之餘,還對重點細節瞭如指掌。其中以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佛羅里達州)九月三日刊於《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值得細讀。

文章標題為:「中國在香港顯示其本質。美國不能置身事外」。在香港,有不少人(包括泛民)質疑,若美國嚴厲制裁香港,不少無辜市民會因而受損。對於焦土派而言,即使如此也值得。不過,盧比奧的文章回答了有關疑問:美方在處理香港問題上,並非只有终止香港特別關税區地方一項,還有其他方法。根據九二年起生效的《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的特殊地位不是只有「有」或「無」的簡單二元選擇。他指出,美國能靈活及有力地回應香港問題,方法之一是引用「天安門制裁」。值得注意的是,文章提及有可能有被拘捕的示威者遭虐待。這句應是指新屋嶺事件。盧比奧建議,可向與黑社會勾結,濫用暴力的香港警隊進行制裁,亦可引用《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香港官員。設計及應用得宜的話,《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會「對準政權」,擊中目標及要害,不會傷及無辜,因此完全值得港人支持。

網民發起九月八日下午二時在愛丁堡廣場舉行「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集會」,並擬遊行前往美國領事館請願,促請美國國會通過有關法案。即使目前有多少示威者被捕,氣氛如何低迷,港人也要看清楚,我們得到國際社會,特別是西方國家人民普遍支持,不應妄自菲薄。另一方面,攬炒漸見成效,街上的自由行大幅減少;恆生指數大跌,在港中資公司蒸發數以百億計市值。如果加上美國及其他歐洲國家聯同制裁,在港中資更為困難。中方傳媒很少提及以上現象,原因是筱關紅二代的真正利益,正是北京的PRESSURE POINTS,不想公開討論。

剛訪華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説,習帝在會面中避談南海問題。杜特爾特認為習帝因香港問題而煩躁。避談南海問題屬意料中事。但杜特爾特暗示,習帝因未能解決香港問題而煩躁,所以避談南海則是有趣觀察。北京黔驢技窮,對港朿手無策,難怪一味暴力鎮壓,但卻始終壓不下港人的鬥志。北京和特區政府現在最忌憚的是美國經濟制裁及《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