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六月九日民陣發起的「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到今天,這場波瀾壯闊、以年輕人為主體的港人自救運動剛好過了三個月。昨天(九月八日)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集會遊行,期間大量美國旗幟迎風飄揚極富象徴意義,顯示香港抗爭運動由六月時的本地新聞升格至現在的國際地緣政治議題。今日港人等待的是白宮及美國國會的官方回應。執筆至此,旺角太子道在凌晨仍有特區公安圍捕市民。太子地鐵站已成為抗爭圖騰,B1出口閘門長期擺滿鮮花,象徵市民誓要查出八三一當晚真相。無論是特區政府的聲明,以至其他傳媒如港台(《鏗鏘集》)的報道都未令公衆釋疑,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特區公安在鏡頭面前肆無忌憚虐打及羞辱市民,以及醫護人員向傳媒透露被捕人士,特別是年輕人拘留期間被施以酷刑的種種恐怖傳聞,足以令人推斷特區公安喪失理性。再者,自上周六(九月七日)起二十四小時內,超過十人輕生或不正常死亡,網上亦開始出現不少尋人告示,他們是否與近期示威有關,成為公衆的共同疑問。更嚴重的問題是,整個特區政府誠信破產,根本沒有權威説服任何人。

大埔日前一名少年頭部遭警棍重擊,倒臥血泊中,在旁的特區公安指著他的圖片説明了一切。年紀稍長的人都記得七十年代曾有扑頭黨、箍頸黨肆虐。今天特區公安在衆目睽睽下,任意打人,招招攞命,與悍匪有何分別。二零一四年朱經緯及暗角七警打人,後來被檢控,他們今天應該喊冤。若以同等標準,他們何止毋須入獄,更可能獲高層嘉許。特區公安以年輕人為重擊目標,無論穿黑衣與否,不問情由即出手威嚇、羞辱,甚至毆打。這樣做既不能遏止抗爭運動,長期更埋下不能化解的仇恨。年輕人長大後,有足夠資源和時間,便會和特區政府和公安慢慢計數。

這幾個月來特區公安的狠辣手段,不少港人不明所以,如果不是親眼目睹,還以爲是生安白造。但想深一層,部分特區公安在持續緊張精神狀態下,情緒失控,例如昨晚有特區公安欲揮棍襲擊在場記者,後被稍為理智的同袍制止。在正常情況下,這類失控公安不適宜留在前線。港人更大的疑問,大家都是香港人,何以對年輕一代如此狠心?答案是,因為不少下重手的都不是香港人,而是中國公安。這從幾段網上影片可見,蒙面、沒有編號的速龍説的是普通話,完全不依警例(例如沒有警告下,向市民擲摧淚彈),除了是中國公安混入特區公安外,根本無合理解釋。

特區政府還有其他卑鄙手段,如以特區公安假扮示威者及救傷員。藉此拘捕示威者只是冰山一角,更卑鄙的是派出AGENT PROVOCATEURS放火、掟汽油彈,造成嚴重破壞以「逆轉民意」,但示威者沒有上當,跟隨破壞。AGENT PROVOCATEURS在記者的「天眼」無所遁形,只會令市民更鄙視政府和公安。

今日的香港是殺戮戰場,但武力鎮壓沒有令年輕人退卻。今天早上,又會有中學生自發組成人鏈表達訴求。特區政府若繼續執迷不悟,使用各種下流手段欺壓年輕人,結果只會令一整代人仇恨中國。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