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手持美國國旗、口唱美國國歌遊行至美國領事館,表態支持《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通過。中共定然要大造文章,說什麼「外國勢力介入」、「顏色革命」之類。然而,何解主權移交廿載,美國國旗才會在香港上空飄揚?難道真的不關中共及其傀儡施政的事?

香港人一直愛國,《紐約時報》有一篇題為<香港曾經對中國充滿熱情。現在,這是無所謂或輕蔑>的文章,其中提到:「當時 (指六、七十年代) 的香港人對邊境生活充滿好奇,並且在家庭,文化和政治的束縛下,將他們的城市視為更大的中國故事的一部分」。

香港人從未否定華人身份,他們捐錢、北上投資、聲援中國民主化,奈何隨著「大國崛起」,中共不斷縱容大陸人南下搶奪香港人的資源和生存空間,高度自治要配合國家發展,最新是支持香港警隊和社團合作,傷害香港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人士,剝奪《基本法》賦予港人的遊行集會自由。這種勢態,愛國如何可能?

劉曉波夠愛國吧,《零八憲章》其實不過是要求實現西方文明社會一些基本價值,他最後得到什麼下場?他的妻子劉霞又得到什麼下場?一張照片教人深刻,劉霞去到德國,竟展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離開祖國,理應傷心,但她沒有,反而重獲新生,中共是什麼樣的國度,其如何對待自己的子民,還不清楚?

1988 年 11 月,香港《解放月報》(現《開放雜誌》) 主編金鐘採訪劉曉波:「什麼條件下,中國才有可能實現一個真正的 (香港式) 歷史變革?」,劉曉波回答:「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變成今天這樣,中國那麼大,當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會變成今天香港這樣,三百年夠不夠,我還有懷疑。」三百年殖民地,成為誰的殖民地?劉曉波未有明言,但心水清的人都知道,是成為英國或美國的殖民地。這是一位愛國者的肺腑之言。

手持美國國旗、口唱美國國歌不是汲汲於要做洋奴,而是認同美國的民主憲政、資本主義經濟比較符合人性,也欣賞其開國先賢對自由民主人權的捍衛。遊行隊伍中另有龍獅香港旗,此亦不是眷戀英國殖民,而是懷念英治年代廉能高效的香港政府、專業優秀的皇家警隊和英國人賜予香港人的自由。動輒扣以「賣國」、「顏色革命」帽子,是無法看出真相。

前幾天 (9 月 4 日),一名 27 歲女義士在粉嶺嘉盛苑跳樓殉港。據說魔警上門搜捕,女義士死前要求在場勸阻的急救員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並希望他取出反光衣穿上。留下遺言「加油,不要放棄」後,女義士一躍而下,離開人世。女義士 9 月 5 日生日,可惜她永遠再沒法慶祝了。

正因為看見許多同路人「永遠再無法在中秋人月團圓」,而始作俑者就是中共及其傀儡的極權暴虐統治,香港人方會拿出從未高舉過的美國國旗,唱出從未唱過的美國國歌。就算真是「外國勢力介入」、「顏色革命」、「賣國」,沒有中共及其傀儡的壓迫,怎能成事?乞援於美國,目的只有一個,反抗暴政。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