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時半開記者會的是毛孟靜,而不是特區公安。毛議員的記者會確認公衆一直以來的懷疑:消防處就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太子站傷者人數的公布前言不對後語,關鍵是其中三人「無故失踪」(由十個送院傷者變七個)。「點錯數」這隻死貓由消防處去啃有難度,因為前線消防人員到目前尚且保留一點專業自尊,不似特區公安喪失人格。對於毛議員的質疑,消防處昨晚回應,第一時間將個波射返落特區公安度:「對於外界關注消防處救護人員當晚抵達太子站後,需要近三十分鐘才能進入站內為傷者進行初步評估,本處發言人指這是由於警方在現場表示太子站當時有暴力事件,因此我們的人員在進入太子站時亦有需要與警方先作協調。」是的,消防和特區公安也需要就「口供」「先作協調」,方能編造出一個完整故事。聲明中所提到的「近三十分鐘」究竟發生了甚麼「暴力事件」,消防處當然可推説不知情,但首先進入現場的救護人員起碼初步診斷過傷者傷勢,觀察過現場情況,可從而推斷那是甚麼「暴力事件」。消防處今天的記者會(下午四時?)會將救護人員目覩的真相公布嗎?

編劇家最忌的是犯駁位和穿崩位。聲明第二段開首説:「至於太子站的初步點算傷者數目與最終送院人數有別,本處重申是由於當初站內情況混亂,傷者分散不同位置,其位置亦時有轉換,本處人員在初歩點算時可能有重複部分傷者。」情況混亂可以理解,但為何傷者「分散不同位置」,距離多遠?最奇怪的是,為何「位置亦時有轉換」?如何轉換?誰人轉換?何時轉換?總不能説傷者自行轉換吧。經過十日的沉澱後,為何至今仍加上「可能」二字,而不斬釘截鐵説犯了「重複點算部分傷者」的錯誤?

另一犯駁位是:「當晚最終在現場需要救護服務的七名傷者,全部經一列特別列車由救護人員護送到港鐵荔枝角站,再由候命的救護車分別送往明愛醫院及瑪嘉烈醫院治理。」屈指一算,從太子到旺角廣華醫院路程最短,為何周折到先到茘枝角站,再送明愛及瑪嘉烈?

當晚記者及民間救護員被拒諸門外,掌握全部或部分真相的有特區公安、站內乘客(包括傷者)、消防救護員、港鐵職員(太子站及總控制室),但最客觀的當然是地鐵閉路電視。有線電視網站昨晚有一段報道:「港鐵無公開831拍到警察8分鐘畫面」,指港鐵日前公開831太子站的部分閉路電視截圖,其中影到警察出現在月台的一個鏡頭,有八分鐘時間沒有提供任何畫面。警方及政府都否認有要求港鐵不要提供八分鐘的截圖,港鐵回覆指沒有補充。報道所提到的八分鐘是當晚十時五十六分至十一時零四分,地點是四號月台。該月台有三支鏡頭有機會影到真相,但港鐵公布的截圖並非來自上述三個鏡頭。報道説,港鐵不回應鏡頭是否損毀。消防救護是在十一時後才獲准進入現場。換言是,那八分鐘是三十分鐘暗黑時段的一部分。

關於8.31,要問的問題實在太多了。文首標題有「大屠殺」三字,可作字面解,可作比喻解。我誠心祈禱,這只是一個比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