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榮光歸香港》火速成為香港抗爭運動的主題曲,馬鞍山、葵芳、屯門、旺角、黃大仙、觀塘、將軍澳、大角咀、荃灣、油塘、黃埔等商場都有大批市民聚集頌唱,此在抗爭境況越趨艱困的當下,殊為難得。儘管有人批評歌詞寫得不美、不雅,這首歌卻反映香港人的心聲。香港人用三個月的血、汗、淚水、身心煎熬乃至獻出性命為這首歌賦予靈魂,故此,當我們聽著唱著,會淚流滿面。

猶如「時代革命,光復香港」,2016 年梁天琦用這八個字參選,並無什麼特別,他甚至說「到時你就知」,跡近隨口嗡。可是,今時今日,「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是什麼一種意思,相信參與過近三個月抗爭運動的香港人應該很清楚,就算無法道出,都能心領神會。弄熄催淚煙、義士死諫、罵走魔警、七一光復立法會、七二一元朗恐襲、萬人和你飛、塞鐵、罷工罷課、人鏈、尖沙咀激光中集會、八三一太子死人……這些就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光復香港」是近三個月抗爭運動的概括語,也是香港人之所以為香港人的一個核心部份。

香港人為「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創造出新意義,充實了它。《願榮光歸香港》則是用稚嫰的字詞表達出最深沉的希冀,「盼自由歸於這裡」、「建自由光輝香港」、「祈求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最深沉的希冀又在「淚再流」、「憤恨」、「吶喊」、「恐懼」、「血在流」、「晚星墜落徬徨午夜」、「迷霧」中萌芽生長,遙想新屋嶺受難手足,還有死諫的義士們,如果他們拿起歌詞,定必點頭首肯,因為詞中所講,正是他們親身經歷和內心感受。華美、典雅得過份反而少了親切感。

年青人奮不顧身為香港,感動中老年人,成就「不分和勇」、「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不分化」的神話,再而成就世紀大合唱。中共及其傀儡一意孤行鎮壓,或可遏止於一時,但終究是擋不住民眾的覺醒。《環時》總編胡錫進教人「利」字行先,「香港和內地是最高的利益共同體」,他不知道建基於利益的聯繫是暫時,志同道合的觀念的聯繫才是長久。很簡單,沒有十多萬薪金、沒有可以作威作福的權力,魔警尚會效忠中共及其傀儡嗎?銅鑼灣那位女中豪傑說得好:「你地敢唔敢為共產黨冇咗條命呀!」義士可以殉港,魔警不可以,這就是義利的分野。

中秋將至,縱使太子站沒有死人,我們已痛失九條人命 (梁凌杰、盧曉欣、鄔幸恩、麥小姐、梅先生、范先生、郭先生、姬先生、何小姐)。本來他們是可以一家團圓的,就是因為林鄭、因為共產黨,致使其與家人陰陽永隔,今後人月再難兩圓。此筆血債,是必須償還的。

加上一輸,越來越多新屋嶺一類鬼地方會出現,休班警可用伸縮警棍任意施暴,篤灰熱線掀起告密風,香港將變得比中國大陸更不堪。

為死去義士、為受難手足、為自己,我們都要堅持抗爭到底,絕不妥協,盼望有朝一日榮光盡歸香港。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