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之前,在中秋節用上「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祝願,我會認為是陳腔濫調,甚至濫情。但今日説這句話,卻是感慨萬千。今夕何夕?有多少香港家庭因近期事故未能團圓?友儕之間,有多少因政見而反目?有多少年輕人遭受酷刑凌辱?有多少人仍被拘留還押?有多少人因遭檢控而惶恐度日?「沒有人是孤島」。每一個港人因反修例而受傷都令人感到切膚之痛。執筆之際,鴨脷州邨有市民參加「願榮光歸香港」大合唱後,有人從高處淋腐蝕性液體,初步消息:多人受傷。港人每一天都處於恐怖襲擊中。如此氣氛,如何安度佳節?這一切都是拜鄭匪月娥所𧶽。牠的餘生就是要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負上道德、政治和刑事責任。港人須用每一次遊行機會聲討以鄭匪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民陣原本在周日(九月十五日)舉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遊行。一如所料,特區公安發出反對通知書。可以預見,民陣的上訴也會在周六前駁回。此時此刻,申請「不反對通知書」還有甚麼意義?美國國會將於下周二(九月十七日)舉行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聽證會,港人必須利用餘下機會,以具體行動表達訴求,否則對不起這三個多月來受傷、被凌辱及被捕的兄弟姊妹。

在五大訴求中,引渡條例修訂案已IRRELEVANT;成立所謂「獨立」調查委員會不足以取信於民。目前最逼切的是追查7.21、8.31及新屋嶺集中營真相。7.21恐襲行兇者身分相對清楚,但8.31及新屋嶺還要作相當努力追查。在昨天下午三時記者會上,消防處副救護總長曾敏霞説,「警方多次指(太子)站內無人受傷」;到了下午四時記者會,特區公安玩弄語言偽術,狡辯有關「警員」當時是指「視線範圍內」無傷者。既然只是一個人的「視線範圍內」所見,何以可據此封鎖整個太子站,不讓消防救護進入。特區公安這隻超級黑鑊,其他部門不會分擔。至於新屋嶺,多名被捕人士在嚴重骨折情況下「認罪」,即使香港法院接受,美國國會及國際輿論也不會輕易認同。

原來鄭匪月娥在上月底與商界的閉門會議中也觸及此問題。昨天路透社又再爆料,刋出全套逐字記錄。會上鄭匪舉例説,英國二零一一年托定咸騷亂事件涉及一萬五千多人,二千人被捕,其中千人通過特別法庭及夜間法院通宵審理,只用五至六周,這千人便全部被判入獄。牠反問,如告知首席大法官以此方法審案,「他會有甚麼反應?」鄭匪籍此為自己開脱,説「有些解決方法」不能在香港使用。牠就是如此黑心,暗示如果有特別法庭就可以鎮壓反修例運動。

鄭匪又稱,港府最弱一環是「宣傳」:「我不敢説政府進行宣傳,但至少我們在發放關乎事實的訊息的能力非常非常弱。如果我們能渡過這次危機,政府將會大幅改組,讓我的繼任人營造較好環境。」

鄭匪此言,證明牠自知在公衆輿論方面大敗。看見特區公安記者會上的低能語言偽術,有誰還會相信政府。不敢説出真相,甚麼宣傳都沒有用。當然牠不會承認自己在整個事件上的責任:首先,根本不應該強推修例;在六月九日那晚犯了不可饒恕的決策錯誤;在此之後,動用整個特區公安為自己犯下的彌天大罪開脱,反將罪名推到示威者身上。多少人的一生就因為牠而出現劇變,甚至面臨牢獄之災或終身殘廢。

「但願人長久」,在二零一九,我們是多麼希望願望成真。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