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比奧

遠在美國的共和黨人兪懷松和作家章家敦高度關注香港局勢發展,後者在推特的新短訊形容香港現時已超越示威抗議,而是起義,整個社會聯合起來反對中國。明天(九月十七日)美國國會舉行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聽證會,結果會如何?會否因為近日勇武派「自衛還擊戰」破壞香港建立多時的「和理非」形象,國會議員支持香港程度減弱。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搞清楚為何美國各方高調關注香港。他們關注並非因為我們處於道德高地。藏人和平抗議數十年,西方政府口惠而實不至,連藏人自焚也乏人報道。國際社會關注是因為我們的地緣政治戰略地位。道德高地有固然好,但局勢發展至此,無亦無妨。無論KOL的主觀願望如何,「自衛還擊戰」必然升級,前線示威者的情緒需要宣泄。更重要的是,對家並非如那些坐在冷氣房的KOL所言,加強兵力對抗。反之,示威者下定決心,藍絲暫避風頭。據説,某個「九一八海港城快閃唱國歌」活動在評估風險後,正式宣布取消。誠然,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報道説:「香港示威人數正在減少,但變得暴力及醜陋(指九月十五日情況)」,但即使如此,完全無損外國傳媒及政客對香港的支持。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佛羅里達州)昨天在《大西洋》雜誌的訪問正好引證這個趨勢。

這篇題為「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將有大動作」的文章值得細讀。雖然盧比奧在大方向比較樂觀,指出親自與特朗普總統達成共識,預料《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將在白宮及國會順利通過,但文章也點出一些暗湧:一)盧比奧直指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妻子家族與中方有大量生意來往,麥康奈本人至今對法案態度曖昧;二)前任美國駐港領事指出,香港在整個特朗普外交環節中只佔次級地位,低於美中貿易及北韓及伊朗核問題。特朗普似乎有近於北京的看法,曾形容香港抗爭為「暴亂」;三)法案通過需時,通過後也需要看其實行狀況。盧比奧估計,法案可在十月中在參眾兩院大比數通過。以美國國會的速度來説相當快,但他仍擔心北京在十月中前會有更大規模鎮壓。此外,白宮執行法案的決心及程度亦非國會能完全控制。

盧比奧的訪問有一點很值得留意,就是具影響力的國會議員中,有多少與中國有經濟聯繫。西方政客行事比較SUBTLE,口頭承諾當然不少,但具體行動可以打八九折,西藏及新疆問題已有這種兆頭。其實,盧比奧也點出一個很重要的方向:追查有關政客及其家族成員與中國的生意來往,麥康奈及前副總統、現在角逐民主黨總統拜登正是例子。相信這亦是北京影響其他國家內政的主要手段。

整體而言,美國朝野對抗中國的大趨勢已成形。最重要的是,除白宮及國會外,連美國軍方也就香港問題高調發聲,背後因素亦與地緣政治有關。不過,國際政治牽涉頗多複雜因素,要美國在香港問題上出手,必須有心理準備,既有轉折,亦有波折。

香港的事總要靠香港人自己去爭取。寄望國際,特別是美國奧援原無可厚非,但這場仗終歸要我們自己去打,不能假手於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