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梁振英設下底線、董建華聲言要提高國教重要性開始,林鄭的對話平台注定是虛偽的。

一百五十人中,大半是批評警隊濫暴及政府拂逆民意。要麼中共及其傀儡錯判民情,要麼是懷有某種政治目的舉行對話會。前一種的話,下次對話會可能安排更多「自己人」,並於他朝秋後算帳發表反對意見的人 (港台將整個對話會錄影,點相很容易)。後一種的話,整場對話會旨在令反對陣營中的中產專業人士,所謂「和理非」者消氣。中共既不能答應五大訴求,也不可以給香港人真正的普選,只好找林鄭出來當箭靶,賠個笑賣個唱,敷衍大家一番,滅亡香港的大計則仍然繼續。

觀乎林鄭高度肯定和平遊行,對話會消氣成分居多。此時抗爭者要做的,是捫心自問,一旦妥協讓步,我們對得住諸位已死的烈士嗎?對得住八三一被打死的義士嗎?還有新屋嶺輪姦說、浮屍說尚未釋疑,我們是否都不追究?沒人想激進到底,但當我們的手足含冤莫白,死不瞑目,妥協讓步實在不是一個選項。

九十年代,電台電視設有所謂時評烽煙節目,據說港府之所以容許這些節目,目的是讓香港人消氣,從而避免民怨累積,引發大規模騷亂。中共及其傀儡目前不過故技重施,當然質素差得遠了。林鄭說:「年青人是香港的未來,但香港自治的確行不通」、「警方確有執法過火的問題,但警隊是維持治安的一支主要力量」敢問這是消氣,抑或撥火?

對話說穿了是一場統戰,拉一派打一派,不宜認真,反而美國眾議院審議《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方的反應值得觀察。

外交部指法案罔顧事實、顛倒黑白,公然為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張目,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對此表示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國務院港澳辦發表聲明,強烈譴責和堅決反對美國國會粗暴干涉中國內政。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特區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外部勢力不得干涉。任何危害中國國家主權安全,及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挑戰。美國國會及一些政客,以人權與民主為幌子,通過法案的目的是為反中亂港勢力和少數暴徒打氣撐腰,為香港的亂局火上加油,將嚴重傷害中美關係,對美國自身也沒有好處。

《新華社》發表時評,指法案是以人權作遮掩,為亂港暴徒撐腰,通過製造香港亂局、策動「顏色革命」遏制中國。

香港人被中共暴政欺負,喪失性命,連美國都看不過眼出手,中共卻大條道理搬出「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一國兩制』底線」、「顏色革命」,發瘋指罵。究竟在那群共官共媒眼中,香港人的命值不值錢?香港年青人的前途重不重要?是不是世上只有中國國家主權最有價值?中共永遠不倒最有價值?其他可以視之如草芥?

在這麼一個自大狂上腦、不知自省及自我修正的國家管治下生活,香港人焉有好日子過?所以勿迷信對話,中共要消滅香港人,我們別讓其得逞才最要緊。

香港人懷念殖民地時期生活,理由很簡單,以前可以不理政治,專心工作,不用擔心被自殺,遇事可以找警察,不用怕被黑幫打……現在通通相反,還加上一二百萬人上街民意被漠視,有網友說得好:「二百萬人的聲音都置若罔聞,一百五十人的意見又怎聽得入耳?」透過對話重建互信,談何容易!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