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港島上演大混戰。(Henry Li攝)

繼陳浩天在香港遇襲後,本報採訪主任陸寵文及記者張珈衍亦於昨晚在前線採訪時受傷。陸寵文晚上七時半在銅鑼灣被一架的士(車牌號碼一一SN1928,司機:黎大為)蓄意撞擊。陸的傷勢無大礙,經診治後出院。有關昨晚的情況,《癲狗》編輯部在上週五(九月二十七日)已作沙盤推演,當時我向同事指出,到了週六、日之後,記者將會是攻擊目標。網上流傳一張圖片,一名特區公安很開心地在極短距離向一名記者頭部噴胡椒噴霧,記者胸膛掛著證件,頭盔上寫明PRESS,明顯是蓄意襲擊。最不幸的是,一名華裔印尼女記者昨日在灣仔天橋採訪時被橡膠子彈HEAD SHOT,右眼眼球爆裂。我估計今明兩天,針對記者的情況會更為嚴重。我也不會再發甚麼譴責聲明,現時是內戰,街頭任何一處地方都可能是戰場。特區公安任意開搶、搜捕、毆打,市民是獵物,被拘禁後更不知會受到甚麼酷刑或凌虐。即使以用最惡毒的咒駡喚起特區公安羞恥之心根本起不了作用。正如網民RICHARD SCOTFORD所言:THEY ARE UNSHAMEABLE。事情去了這個地歩,最需要做的是冷靜評估形勢,在短期內作出最有效反撃。DON’T GET MAD,GET EVEN。

現時特區公安全副BLACK BLOC喬裝示威者,目標不止於拘捕示威者,而是嫁禍,希望有「民意逆轉」。昨晚有線電視攝得特區公安喬裝示威者在灣仔到處縱火,然後速龍護送臥底進入灣仔修頓球場公廁。還有卧底(飛虎隊?)被示威者圍攻時發射實彈。周二之前更會有福建幫及喬裝解放軍助陣。九二九是自六月以來,特區公安公然在市民大衆及傳媒鏡頭下表現出最恐怖、最血腥的集體暴力。很多人無理被捕、毆打、蓄意傷害身體以致傷殘,甚至死亡。諷刺的是,這是在鄭匪月娥上周五首場所謂「社區對話」之後出現的。如果港人對這個外來政權還有「對話」基礎的話,那只可能是以暴易暴。只有暴力才是這羣畜牲聽得懂的語言。

在鏡頭面前如此肆無忌憚,在街頭暗角,在警署,在新屋嶺內當然可以發生更恐怖的事情。上周五金鐘集會上,有男受害人指在新屋嶺集中營被蒙頭雞姦。這是百分之一百的戰爭罪行,是血債,除了用血來償還之外,別無它法。也不要期望在今天那個四點鐘記者會,記者可以和特區公安對質(無論是新屋嶺或是昨天的事情),因為即是證據確鑿,牠們都是UNSHAMEABLE,依然一副樸克臉孔。禽畜那會有羞恥之心。

香港有很超現實的場景:鬧市一邊放催淚彈,過幾條街巿民如常食飯購物。今天大概大家又如常上班下班、返學放學、逼地鐵。在如常生活的下面是一個即將爆發的活火山。這是一場內戰,特區公安、黑社會、中國武警加起來,就是二十一世紀的軍閥。到現在還未明白事件性質的人,下場將會十分悲慘。

香港人害怕嗎?正正相反,香港人從來未有如此勇敢。海外港僑在這段期間表現的空前團結,發揮HONG KONG DIASPORA積極作用,更有國際社會的認同和支援。最重要的是,我們的人數遠比牠們多,突破心理關口後,優勢在我們這邊。鄭匪説的OUTNUMBERED就是要害。今天不要作無謂犧牲。十月一日在街上見。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