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日未有出現預期的殺警、炸商場,一名中五男生 (就讀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 卻在荃灣被魔警開真槍射殺,情況危殆。

警方一如既往辯解是在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時才開槍,但從網上廣泛流傳的片段所見,涉事警員更似是主動將槍口指向男生胸口,屬攻擊而非自衛。不過也沒所謂,重點是:魔警已開真槍蓄意射殺香港人,假如六一二仍是橡膠彈、海棉膠,現在是實彈了,香港警隊已不以保障香港人生命財產安全為務,喪失執法的資格,必須盡快解散!

警隊是國家機器一部份,是次事件,港共政權難辭其咎!故此,以林鄭月娥為首的一眾高官必須總辭!政府必須重組!此乃維護五星紅旗在香港飄揚的最後機會。否則,包庇魔警開第二、三、四……次槍,動輒控以暴動罪,鋪天蓋地的起義將會接踵而來,屆時要止息並不是那麼容易。

英國哲學家洛克 (John Locke) 指出,生命、自由、財產是人類不可剝奪的天賦人權。政府之所以成立,是為了更好地幫助每個人捍衛其天賦人權。不然,該政府是沒有存在的理由的。近代美國哲學家諾齊克 (Robert Nozick) 進一步發揮洛克的主張,提出「守夜人政府」(night watchman state) 一概念。所謂「守夜人政府」,是指政府的角色類似保安員,功能僅限於保護公民的性命及私有財產免被奪去。超出此範圍,政府即失去存在的合法性,人民有權推翻政府。

今時今日的港共政府,利用成魔的香港警隊,逐步侵害香港人的天賦人權。政府喪失繼續管治香港的合法性,警隊喪失繼續執法的資格,是非常清楚的。香港人有自己的民間記者會,有自己的抗爭主題曲,刻下就差在有無膽識多走一步,仿傚法國大革命的先賢們,取波旁王朝而代之。

三十年前,北京發生震驚中外的六四慘案,當時學生們的訴求很簡單,只希望中國變得更民主更自由更廉潔,卻換來血腥鎮壓。三十年後,地點變了,香港年青人的訴求一樣簡單,只希望中國兌現承諾,貫徹真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落實無篩選的雙普選,卻換來主權移交以來第一次的警察槍殺年青人。建國七十年,殺人政權的本質依然未改,慶祝?有什麼好慶祝!

中五男生中槍馬上成為 BBC、CNN 的頭版報導,日本電視新聞亦有一環節重點講述,一切都回不去了。有謂「這顆子彈,不只射中少年的心口,更是射穿所有香港人的心」,說得很對。

慶幸男生做完手術後暫時遠離鬼門關。而整體上,前線勇武抗爭者的表現也慢慢進步中,敢於突破心理關口,還以顏色,以及合力「應付」落單警員。

民間記者會發表題為《魔警開槍殺戮市民,國殤深仇不共戴天》聲明,提到:「當政權的殺人機器早已殺紅了眼,今日如能向學生開槍,槍械不日定必瞄準你我,力圖奪我等性命……必須馬上重組警隊和追究魔警惡行,瓦解這個謀殺香港市民的恐怖組織」,此相信是有良知的香港人的共同意願。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