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

中國人不是你說自己是就是,而是看你有否體現中國傳統文化之精神,中國傳統文化之精神為何?簡單一個字「仁」,「仁」即感通之心,孟子曰「不忍人之心」,唐君毅則稱之為「性情心」。

我們不妨看看香港自稱中國人的人的行為,審視一下其行為是否合乎「仁」。

健仔中槍,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做些什麼?出公函迫校方開除健仔,取消其學籍。都不說什麼政治干預、凌駕教育,少年剛從鬼門關大步欖過,有必要趕盡殺絕,摧毀其人生前景嗎?將心比己,你剛拾回性命,人生前景卻被他人摧毀,你會如何感受?冷血無情,即是不仁,即不成中國人。

有謂健仔襲警兼破壞社會秩序,犯了法,「抵撚死」。我想問,孔子如何回答葉公「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 (我家鄉有正直的人,父親偷羊,兒子告發了他)」,他說:「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我家鄉正直的人不同:父為子隱瞞,子為父隱瞞,正直就在其中了)。」法律再大,都不及人與人之間的真情厚意大,故云「法律不外乎人情」。西方給予法律很高的地位,但中國人向來不是,中國人是講感情的,孔子偉大之處亦在此。今梁振英及一眾藍絲死執健仔犯法而欲將其鋤死,對得住孔夫子,對得住中國人這個莊嚴的身份沒有?

還有,魔警主動走前,於近距離 3 cm 對準健仔胸膛開槍,事後更要栽贓嫁禍老屈人家用尖鐵通襲警,射胸膛改為射肩膊,凡此種種,是真誠的表現嗎?「巧言令色,鮮矣仁!」整支警隊根本不是中國人,撐警的亦然。

中年漢大叫「打暴徒」,向食客淋熱水,揮長刀,傷人性命。的士佬突然加速衝上行人路,撞斷一名廿歲出頭的少女雙腿。這是人應該做的行為嗎?換轉是他們的父母妻兒被淋被斬,他們自己的雙腿被打斷,他們還做不做得出?有義士本來手拿鎚仔想打斷的士佬雙腿,做得很好,成事的話,確實可帶給的士佬痛切的反省,可惜最終未有下手,由此也見抗爭者有理有節,做事留有餘地。

速龍拉人,茶記老闆娘用手頂門,拒絕一名十多歲的小妹妹入內暫避,小妹妹被捕了,驚得又喊又震。新屋嶺輪姦事件不是瘋傳了麼?萬一小妹妹被姦慘變浮屍,我不知這位老闆娘每晚睡不睡得著?睡得著,她就不是人!更加不是中國人!

佛家也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中年漢、的士佬、茶記老闆娘的所作所為,完全與中國傳統文化相違背,敢問這算什麼中國人!禽獸不如!

愛中國,做中國人,請傳承、弘揚中國文化。口講傳承、弘揚是空洞的,身體力行就實在得多了。

中共近年以傳承、弘揚中國文化自居,那麼新華社譴責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拒與健仔割席,批評校方「顛倒黑白的荒謬邏輯,讓人錯愕」又是什麼意思?言必稱「破壞法治」,言必稱「威脅國家安全」,言必稱「國家主權不可撼動」,這是僵化的教條主義!這是深重難解的意底牢結 (ideology)!此乃邪惡的共產主義的遺毒,不是中國文化!是共黨魔道,不是華夏正道!

現在且看何中法團校董會能否企硬。韓愈云:「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傳道」先於「授業」和「解惑」。傳什麼道呢?傳儒家孔孟之仁道,用今日的話說,就是捍衛中國傳統文化之精神,中國人之為中國人的獨一無二的本質。企硬並非無意思,或純屬意氣之爭,企硬是盡教育工作者的責任,盡中國人的責任,為至聖先師的教育理想得以落實於世界走出第一步,也為中國傳統文化之精神張目,意義匪淺。

八大院校諸祭酒早已陷落,何中若能企硬,其將會是香港最能繼承儒家師道、中國傳統文化精神之學校。是卓然獨立,抑或自甘墮落,就繫乎法團校董會之一念。

請緊記,不是把握機遇北上發展的就叫中國人,不是懂得用淘寶抖音就叫中國人,更不是緊跟中共主旋律的就叫中國人。中國人是溫良恭儉讓,好勇鬥狠、唯恐天下不亂的,絕不是中國人!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