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五(十月四日)傍晚六時在旺角看電影《小丑》,散塲後歩出戲院目覩超現實的場景:大量蒙面黑衣人聚集,迎面而來的是一個戴上小丑面具的示威者。這是因為當天下午三時特區政府宣布引用《緊急法》禁止蒙面,刺激了更多蒙面者出來。二千年前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説:「藝術模仿生活」;二千年後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説:「生活模仿藝術」。看見香港的情況,我倒覺得王爾德才掌握現代社會的真理。兩個多星期後的萬聖節,不同地區將會出現很多「小丑」。電影中的「小丑」,對號入座的話,不正是香港當權者口中的所説的「曱甴」。蝙蝠俠父親在競選葛咸城市長時那番話,只要將「小丑」換成「曱甴」,絕對可以出自鄭匪月娥或任何一個特區狗官之口。小丑就是整個社會中「被侮辱和被傷害的人」(俄羅斯小説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語),被當作不存在的「透明人」,但當廢青輸無可輸,突然勇武起來在地鐵車廂「私了」三個惡霸,即使在葛咸城這個垃圾城市,還會被視為英雄。在香港,連公開視「私了者」為英雄的膽量也沒有。區議會選舉臨近,甚至變相和勇武派割蓆的暗箭開始射出。香港的確比確比葛咸城還要垃圾。

小丑、蝙蝠俠、RAMBO都是「私了」的支持者,都不容於主流社會。蝙蝠俠出身大富之家,建制成員,要「私了」,就要選擇蒙面做事。他們會忙於「捉鬼」嗎?當然不會,連「私了」都不夠時間,怎會將寶貴光陰浪費於其他事情上。「鬼」當然是有的,而且可能不少。但動機與結果並不一定對稱。往地獄之路可以由善良願望鋪成,同樣,往天堂之梯可由魔鬼築起。如果破壞中資、黨鐵的行動有「鬼」參與,何不將計就計?「核彈都唔割(蓆)」,有鬼亦何妨。只要保持民意不逆轉,所有破壞都客觀上促進三罷。

陶傑之流呼籲年輕人不值得為鄭匪坐牢,表面上看似有理,但細心一想,街頭激烈抗爭稍為止息,便是大淸算的來臨。現時特區公安每天動用大量人力在街頭追捕示威者,一旦勇武派退場,便可以空出人手和時間對付和追查較早前參與抗爭的人。抗爭時間愈長,特區公安、律政司、法院的WORKLOAD就愈重,可令整個檢控系統爆煲。

為鄭匪坐牢當然不值,但城市游擊戰戰術得宜,總可減少落單人數。再者,「私了」橫空出世,藍絲是否一夜間由惡霸變成弱者,大快人心?

説至底,捉鬼敢死隊再蒲頭,無非是區議會選舉臨近,泛民及其宣傳機器SPIN去「血債票債」。我再説一遍,沒有血債票償,只有血債血償。鄭匪上周五引用《緊急法》將立法會廢掉,立法會稍後復會,能推翻《禁蒙面法》嗎?

泛民議員至今仍未交代,一旦有參選者被DQ,他們是否和以往一樣,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假如鄭匪把心一橫,推遲選舉,泛民議員及區選參選人有何對策?泛民仍然幻想有時光隧道,回到二零零三年尾的光景。他們好像忘記那個時候,掌權的名叫「老懵懂」;二零一九年,在香港指點江山的是一個完全不受節制的女魔頭。

葛咸城衰極還有一人一票選舉,香港沒有。香港更加沒有蝙蝠俠,我們都是「小丑」。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