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自六月九日以來的香港自救運動進入第五個月,港人的憤怒及反政府情緒並未減弱。昨天(十月八日)下午海怡半島對開海面BLACK BLOC女浮屍,又再一次刺激港人情緒。這四個月來,此地「墮樓」、「墮海」個案何其多,但全部都是「無可疑」。即使不用陰謀論觀之,也證明這個特區政府的墮落,無法確保市民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家。鄭匪月娥甘冒天下之大不韙,引用《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除了拘捕更多市民外,根本無阻嚇作用。我照樣見到BLACK BLOC年輕人及學生戴口罩行街,毫無懼色,也有人在商場聚集,叫口號和唱《願榮光歸香港》。鄭匪無計可施之下,再變相宵禁,黨鐵晚上八時關站。這一下就令香港經濟攬炒。昨晚親眼所見,大型商場食肆拍烏蠅。聽商人朋友説,公司倒閉及裁員潮正開始。或者鄭匪以為,這樣可令民意逆轉,市民與示威者割蓆。但世界潮流是拒絕割蓆,以美國NBA火箭領隊莫雷之前的撑港言論為例,NBA總裁蕭華起初跪低,向北京叩頭,但轉眼看見美國輿論羣情洶湧,又再企返起身,支持言論自由。中國自以為財大氣粗,NBA睇錢份上,跪地餼豬乸,誰知引來強烈反彈。中國五毛再以九一一恐襲與言論自由相題並論,刺激美國網民,勢必令輿論一面倒向香港。那些説「私了」會令國際民意逆轉的香港KOL可以休矣。

曲線不是陶傑的專利。美國卡通《衰仔樂園》的創作者近日也露兩手。此劇因諷刺中國政治在中國禁播,趁著莫雷遭圍剿,也出來趁熱鬧,在推特發個官方「道歉」聲明:「正如NBA一様,我們歡迎中國負責審查的官員來到我們家,甚至我們的心坎裡,我們也愛錢多於自由、民主。習近平完全不似維尼小熊。請在本周三晚(美國時間)十時收看我們第三百集『偉大的中國共産黨萬歲!中國,現在我們現在這様可以過關嗎?」正言若反,一句「愛錢多於自由、民主」卻道盡多少港人的辛酸。該劇所屬的媒體集團VIACOM比NBA有種,連跪也沒有跪過,皆因早在年初看透中國市場騙局,打算退出中國市場。凡珍惜羽毛的創作人必定知道,思想自由是所有創作的基礎;沒有自由,談不上創作。美國編劇界,不像香港的電影圈,起碼還保留一點點的自尊。

相比之下,美國藍球巨星也是墮落了。火箭的黑人球星夏登也跑出來,説一句違心之言:「我們道歉,我們愛中國。」他真是愛中國嗎?他是愛中國的錢吧!想當年,拳王阿里等人為爭取黑人民權,寧願被褫奪拳王資格也企硬;黑人跑手奧運奪標後手握拳頭,拒唱國歌;近年則有美式足球員在比賽前單膝下跪,抗議同胞遭美國黑警槍殺。夏登等人「愛錢多於自由、民主」,實在愧對前輩。

可以肯定,美國民情已開始一面倒向香港。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理論上所有行業重利潤多於一切;但美國也是民主國家,憲法修正案第一條保障言論自由。中國以為利用龐大中國市場向美國企業施壓,在美國人看來,是侵蝕他們的核心價值。中國在西方輿論陣地上,肯定輸給香港。

收筆之際,傳來消息,四點謊言發布會的謝SIR失踪之餘,原來移民美國申請也被拒(未FACT CHECK)。我當然反對割蓆,但間中也會接受篤𣁽。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