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者縱火、掟汽油彈、搞裝修,真暴力。

可是,我想問,魔警隨便在街上找了三個穿黑衣的少女,指人家「非法集結」,要拉人,這是不是暴力?恐嚇正在散步的一家三口「非法集結」,是不是暴力?遑論新屋嶺出現未審先判的情況,不少抗爭者遭受毒打及性暴力。

前一種暴力維穩媒體大篇幅報導,大家都看得見,急不及待要譴責。後一種暴力不易被看見,難道就不存在?如要譴責抗爭者,請同時別放過魔警,勿雙重標準。

況且,抗爭者的暴力是可以煞停的。最近我很喜歡看抗爭者留在街上的塗鴉,「黨鐵」、「黑心美心」、「831 打死人」……只要港鐵回復抗爭初期的政治中立,被裝修的店舖回到「在商言商,不談政治」的精神,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以詳細審視魔警種種言行,抗爭者的激進行為未嘗不可緩和。

反之,魔警的暴力倒不容易消除。設想有朝一日抗爭者被肅清了,有權在手的魔警難道就不會欺凌老弱,調戲美貌少女?不可能吧!權力一旦下放,就很難收回來,何況今次被給予更多權力的,是陀槍的魔警。沒有國際法庭審判,警暴問題只怕無日無之。

兩相比較,魔警的暴力不是更應該被譴責嗎?

還有,林鄭不理二百萬人上街強推送中條例,引用《緊急法》立《禁蒙面法》,此乃制度暴力。張建宗讚揚及肯定魔警,此乃言語暴力。中共將在葵芳向市民舉槍的光頭警奉為上賓,此乃精神暴力。他們亦應該受到批評、譴責,一面倒怪責抗爭者並沒有道理。

很多人問香港這個局如何收科,最近網上流傳一條聖文嘉中英文幼稚園升國旗影片,或許可以找到答案。

短短數分鐘,小童呆呆的分站兩旁,小童身後有一名老師負責監督,中間三名小童如解放軍般操至小旗桿下,用熟練的手勢將五星紅旗升起,一名女童小嘴唱著《義勇軍進行曲》。

大家會否有疑問,如果五星紅旗中途跌了在地面上,會不會構成侮辱國旗?小女孩又知不知道《義勇軍進行曲》的內容,「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她敢做嗎?願意做嗎?填詞人田漢的下場如何?

小童呆滯的眼神,是無知的反映,一切仗賴教師校長們之本乎良心做事,可惜他們選擇將良心掩埋,苦了孩子!

推擴出去,一個個有權有勢的人埋沒良心,無權無勢者不敢造次,香港的下場將會是被中共全面控制,香港人從此淪為中國人的奴隸而仍不覺羞恥。

資深新聞工作者李臻在面書發表帖文:「香港現時最似文化大革命的地方,可能是愈來愈多沒有受過太多教育和不太識字的人,愛批評 / 批鬥大學生和知識分子。」這其實是反智的端倪!不幸的是,今天的中國似乎已失去泱泱大國的寬弘氣度,從火箭事件及井上雄彥事件可以窺見一二。反智地盲從中國,極有可能是步入野蠻和倒退,文明不再,代價非常大。

所謂抗爭,實際是香港文明保衛戰。引用《男兒當入樽》裡安西教練對筋疲力盡的三井壽說的一句話:「未到最後一刻,絕不要放棄希望。」香港人反抗!只有反抗,才能帶來希望!

 作者: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