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線要講明:特區公安昨晚(十月二十一日)的工作效率比起三個月的7.21大大提升了。那個晚上在元朗站遭白衣恐襲的市民等了半天,還不見特區公安出現。有出現過的,見了白衣人便掉頭走;昨晚特區公安不請自來,還有毫不嗇色地施放催淚彈。如果早在7.21便如此高效,市民定必視為救星。昨晚還有另一景像:個别特區公安頭盔背後貼上五星旗徽號。這不是新聞,但卻可表明特區公安的政治立場:他們是黨衛軍。昨晚他們又在元朗大舉拘捕靜坐及圍觀的市民,甚至凌辱年輕女示威者,其中一張網上流傳照片是年輕女示威者被扯去黑色上衣,露出胸圍。看來這些影像又會在國際傳媒重點介紹。我也懶得再提三個月來有多少白衣人被檢控,因為此案是注定不能查的-除非現政府倒台。不過,這些暴行的數始終是要找的。失踪了兩星期的謝SIR如再不現身,恐怕真的如傳聞所説,去了美國當二五仔。與此同時,美國衆議院議員、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屬下委員會主席麥高文表示,將向參議院施壓,全速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此刻法案雖未通過,但美帝稍為發功已見效果。區議會選舉報名期結束,至今未見DQ個案。

麥高文表示,香港這場運動史無前例。運動中港人展示的創意令他深受感動和啟發。他祝願港人最終能得到民主與自由。之前幾名共和黨參議員來港親身體驗示威,斷無返美後拋諸腦後之理,剩下的只是審議時間表。除非有人在參議院從中作梗,否則也不會拖延太久。老實説,現在抗爭運動到了消耗期,勇武派人數未見減退,但上街遊行人數的確較之前減少。這種情況對勇武派開始不利,不過,他們也隨之而提升戰術,快閃破壞,甚至火攻,降低被捕機會。要扭轉現時悶局,國際奧援是一支強心針。

其實美國也不需太大動作,只要略為施壓,效果已甚明顯。十八區選舉主任名單呈交給美國後,區議會選舉未見DQ個案,選舉主任只是查詢一下個別參選人過住政見而已。是十八區選舉主任害怕將來無法移民美國,還是其他原因,目前不得而知。再對照鄭匪月娥、盧匪偉聰昨日親到清真寺道歉,就知道「人善被人欺」的道理。香港穆斯林當然和平理性非暴力,但其他國家的信徒未必如此。有些強悍國際勢力,強如北京都玩唔起,遑論特區政府。香港人太善良,所以被欺侮。

假如反建制參選人全部入閘,那是否代表「血債票還」的勝利?當然不是。血債只能用血債。鄭匪開引用《緊急法》先例,立法會名存實亡(當然未有《緊急法》之前已是連橡皮圖章也不知),遑論區議會這個「諮詢」架構。今次選舉的真正政治意義在於宣揚港人自救理念,而非夢想贏得議席後可以改變整個政治架構。

十八區選舉主任名單另外一個啟示是美國懲罰特區狗官及公安之餘,也要針對他們的直係親屬,例如禁止其子女到美國留學或移民。試想像,特區公安子女不能放洋留學,只能困在大灣區升學、就業,那是多麼嚴厲的懲罰。那些頭盔後貼上五星旗的特區公安,何嘗不是時時刻刻盤算著如何送走子女。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