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朋友A是深黃前線,立場港獨派,因緣在大學結識了一名大陸女友B,畢業後各自回國卻不時往對方所住城市互相探望。

A個性謙讓,事事以他人為先;他的女友卻是自小被送到外國獨自生活,在環境下被逼處事獨立有主見,政治冷感,卻犯上中國人都有的「民族主義情緒」,只要談涉及中國的事情便上頭上腦。一個渴望自由,另一個卻渴望被規管,兩人當初都以為戀愛無分國籍立場,只有愛與不愛而已,卻因為是次「反送中」而分道揚鑣。

最近這四月當中A與港人一樣持續神經崩緊,運動至今再沒有過境北上,B不理解其國家政權的危險。A曾經跟女友分享警察的暴行,卻換來B一句「這跟我們有甚麼關係」,這就激發起朋友本身對於自由的渴望與重視。B的冷酷無情與冷血無知讓A完全心灰意冷。

但此前他們之間曾有幾次深入對話。A與他父親不和,他覺得他有否資格評論父母對錯和他與父母之間的血緣關係並無邏輯關係;B卻認為父母不論有多錯,子女也不應責怪父母。

又有一次A批評中共,他說「政府來自人民,所以人民理應批評政府。」B不同意,不多久便說「不要把政府看得太簡單」。她政治冷感,卻批評別人把政府所得太輕。

這兩次討論都不歡而散,最後朋友選擇說話時避重就輕,兩人之間不再討論價值觀上的問題。顯然地中共把大陸人當作家畜般圈養。不論男女貧富生下來就為傳宗接代而活,每個人都想努力賺錢(或本來有錢而炫富)而吸引少艾,結婚後必定要生兒育女,把「考順」二字當作天條,過幾年後開始灌輸孩子同一思想。

「孝順」是個荼毒人民的概念,卻被中國人當作真理信奉了二千年。

戀愛所追求的並非愛意,而是同等意識形態。現代社會人類永遠無法跟古代人相處,因為思想步調差距太大。不要相信有任何東西能取締情侶間意識形態的差距。就算沒有發生反送中事件,最後朋友與他女友之間的事情仍會發生,結果還是一樣,因為香港人民族性已經成形,與大陸人永遠是文明與野蠻之爭。

作者:石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