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林鄭是蔡英文的助選員」。林太種種親中行徑,令綠營聲望反超韓市長。我就說:「蔡英文是香港人的花生大廚」。

是說,蔡政府迎頭痛擊林鄭傀儡政權,要求以「中華民國司法機關」名義派員到香港拘捕陳同佳。這種拘捕方式,可稱得上東方版的「摩洛哥危機」。台灣當局若能在香港招搖過市,中國就像一百多年前的法國,氣急敗壞。遠遠看著台灣人員就像當年德國戰艦,駛進摩洛哥的港口 一樣的走進維多利亞城,吹噓「中國,一點也不能少」的沙文主義者豈不是馬上怒火中燒,七 竅生煙?

林太為保全習主席面子,可以選擇拒絕,否則變相承認台灣有國家主權,因為只有一個主權國 家才能進行搜捕。但餘下來,只有「司法互助」形式才可避免這種形同地下派系「講數、曬 馬」的尷尬情況出現。

林太退一步,發現「司法互助」形式更使自己窘迫!這更加保不了習主席的面子!「司法互 助」建基於國家對國家,政府對政府,互相合作以打擊犯罪的對等概念。例如台灣與波蘭即使 沒邦交,但因為互相認識到大家實際上是對等主權,所以台方與波蘭在內30多個國家達成 「司法互助」。即使台灣與中國關係緊張,也各自派出了民間背景的「海基會」和「海協會」 簽署「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2009)。

可是,林太有這個膽量承認「司法互助」嗎?若她真的達成「互助」,變相承認台灣有主權,那豈不是扇了共產黨一巴掌?身為傀儡,她會嗎?若不「互助」,陳同佳連去台灣的登機證都 沒有,難道林鄭看著他逃之夭夭?

當然,林鄭並不關心殺人犯逃之夭夭,只關心自己還怎能以陳作幌子,用「治安」為由,合理 化日後的送中審判?光是想到這點,我已想到藍屍們如何兜圈子狡辯:「蔡英文玩嘢囉!」 「同美國佬聯手打殘中國!」云云。這群支持者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林太民意自此漸趨寂滅,差在沒有舍利子。林太進難,退更難。退了,豈不是向全世界宣佈,「我借台灣過橋呀!」人 又抓不到,「拒絕成為逃犯天堂」之說豈不是假道學?

看到這裡,你可能不明白為什麼台灣要有「司法互助」概念。假設你在中環抓到一個在元朗犯 罪的人,中間不需什麼「互助」,因為中環和元朗是香港境內的地方。這案例上,若香港抓到 犯人,不用「互助」都可以移交到台灣,變相默認台灣、香港都是同一個中國境內。自此,LSE高材生蔡英文才設計,讓林鄭進退失據。玩嘢?梗架啦!

筆名:端木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