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政圓卓立法會議員田北辰

連田二少都吹北京撤換鄭匪月娥的風。首先聲明,我不認為鄭匪下台能緩和香港當前局勢。整個特區政府這幾個月來對市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不是一兩個狗官下台可以補償。與此同時,香港的深層制度性腐敗如政府與黑社會之間的勾結等,在這次事件中揭露後,市民對政府的信任也徹底崩潰。幻想換人可以令香港回復昔日狀況是自欺欺人。新人上台縱有天大本領也難力挽狂瀾,何況根本沒有這種人才。但身為時事評論員,我還要做一點新聞分析。英國《金融時報》昨天(十月二十三日)一篇長篇報道指,北京計劃在明年三月全國人大會議舉行前,以「署理特首」取代鄭匪,完成牠至二零二二年餘下任期。目前「署理特首」人選據傳有二:一)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二)前金管局總裁陳德霖。雖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否認此報道,但同日實政圓卓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在接受彭博通訊社訪問時也指北京有意撤換特首。田稍後在接受《香港01》訪問時提供更多資料。《金融時報》的報道無具名消息來源,假如排除又是田向前者放風的可能性,即報道獲不同人士確認。空穴來風,未必無因。看來鄭匪的政治生涯踏入倒數階段。

田二少向《香港01》表示,北京有意換人關鍵在於鄭匪「平定風波」(風波?二少,這是風暴啊)的招數都無效,先有社區對話,後有《禁蒙面法》,「好似唔知點解做乜都有反效果出嚟咁,講真我自己都有啲詫異。」以上最後一句二少是開玩笑,他很清楚鄭匪現在是「河邊洗手魚也死,路過青山樹亦枯」,做乜都死。二少續稱,一旦「風波」拖延下去,經濟會壞下去,警民關係又愈來愈差,釀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北京方有此一著。

有些話二少就算知道也不方便説出來,我需作點補充。其一,鄭匪早前放風,説北京沒有就解決香港問題定下死線。這是騙人的。區議會選舉前或許是死線。放風聲換人,將所有責任推到牠身上,建制派從今日起與鄭匪割蓆,挽救選情;其二,雖説「全國十三億挺阿SIR」,但特區公安飛掦跋扈,不受節制,以下犯上,連遠在馬來西亞的敦馬也看不過眼。習帝近日説「從嚴治警」,難道所指的是中國武警嗎?正如呂秉權指出,這是警告特區公安不要再過火位。四大協會不要老是顧著寫信凶人(教訓中大校長段崇智),多讀一點中國歷史(當然不是《三國演義》),看看皇帝如何對付藩鎮割據;其三,香港抗爭運動只花幾個月時間,成為全球焦點。拖下去,全球反華氣氛成形,嚴重威脅北京外交策略。個人認為,最後一點是決定性因素。

對於《金融時報》等報道,特首辦不作評論揣測;唐英年亦不評論有關揣測,並支持鄭匪擔任特首;陳德霖則表露幽默感:不會就市場揣測作回應,好像回復到他當金管局總裁的日子。牆倒衆人推,未來一段日子,鄭匪一定是萬箭穿心,牠的走狗下屬會陸續跳船,甚至反噬。這是禽獸應得的報應,但遠遠不足以平息民憤。

老懵懂下台是因他腳痛,689不連任是因為要照顧家人,777連第一任任期都未完成就收工,是否因為牠一時疏忽,意外懷孕?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