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上星期三的賽日為止,包括「精神威」和「怡昌寶寶」在內,今季潘頓已經輸咗唔知幾多隻熱門,特別是兩倍以下的熱門,今年經常在潘頓手上倒灶,例子包括馬王「美麗傳承」「經典之星」「自由喜」在內,多到數唔晒。相反佢跑D有點分頭馬,就特別醒神,如「理想回報」「快樂實在」等賽駒,有他手上如有神助一樣。

 

坊間一直有一種觀念,好多騎師都會為名而戰,但問題是馬場所牽涉的金額只是僅次於股票市場,說騎師不為利而動心是騙人的。名譽只是一種虛榮感,並沒有實則的利益,但現金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感,說到錢就大家就不難明白。

 

還是想用足球來做的例子,祖國的足球聯賽,又名中超,係人都知佢好多假波,好多黑哨,但點解仲有好多外來好手如柏圖,咸鍚之流到中超搵食;無他的,都是錢作怪,最簡單的例子以現時中國最隻手可熱的外援艾傑臣,實力大約是巴西邊緣國腳。但他的年薪卻有一千萬歐元,如果他在歐洲頂級聯賽打滾,薪金應該是他一半左右,是典型「有利無名」的代表。呢條友為左得到最多錢,竟然選擇入籍中國做歸化兵,成為中國國家隊的成員,為咗錢去做「中國人」,屬典型「有人唔做走去做狗」的代表

 

最後還是提一句,不要為甚麼「為名而戰」而騙到,利字才是馬場上最大代表。賭馬是一種邪門的玩意,有時從利字的角度出發,或許大家度馬有好多意想不到收穫。

 

(鹵味男  26/10/2019)